搜尋此網誌

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聖誕隨想

今年的聖誕節,回想起兩年前的今天,我才剛搬進新居,由於要整理家居,也坐在這裏簡簡單單用iPad寫了一點隨想。當時正是歐豬危機閙得火熱,我便簡單以夫妻關係來分析,指出如果結婚前,女人upfront 提出要男人交出財務自主權,由女人支配每日男人可使多少錢,這位女士肯定不能走入教堂,當然是先結婚,有危機發生借口取回財務大權。這次歐豬的危也必定帶來機會給歐元區一哥德國收回財政大權,最近果然實現了,歐洲聯盟(EU)成員國財政部成立「銀行聯盟」,雖說這機制主要是穩定或在必要時關閉銀行,但這代表歐盟各國邁向共同行使主權,建立跨國建制權威的一大步。

寫blog這三年,也曾看中好幾個趨勢,例如2011年3月26日寫了「黃金牛市終結時?」已提出黃金將會下跌,2011年3月29日寫了「泡沬怎麼樣來,便怎麼樣走!」指出其他商品及貴金屬的趨勢也一樣,去年2012年7月指出澳元長升長有的趨勢完結,聯儲局的Operating Twist會令資金流入美國,並會帶來復甦轉機等等。

人生第一次看中巿,是在97年9月跟一個平價購物團去歐洲旅行時,眼見女士們買了一袋二袋的LV上旅遊巴時,我跟身邊的女士OL團友說:「有多餘錢還是好好地儲起來防身,不要亂洗錢,泰幣已經冧咗,亞洲經濟很亂呢!」98年亞洲金融危機果然直捲香港。

曾蔭權入市打大鱷是我畢生難忘的經歷,當日整個下午也沒有心情工作,只是眼光光的望著Bloomberg 機,看著政府在巿場接貨,而成個股票市場只有沽家,政府是唯一的買家,看著看著個chart一直是一條平線,突然直線下插,當時心情也一樣跟着下插。事後聽聞是有人舉手去洗手間而停了手接貨!聽起來像在開玩笑,但可想而知,那時是多麼凶險!

當日下午市場謠言滿天飛,很多朋友打電話來跟我說:「快D將儲蓄轉美元啦!明天可能唔見幾十個percent架!」我心想:「如果每個人都跟沽出港元,個peg一定冧!」最後發展如何,大家都知了,不再詳術。

之後,外國傳媒都唱「香港已死」,指的是港府這樣粗暴干預市場,外國投資者不會再投資在香港,因為港府只準巿升不準市跌。而我當時也寫了篇文章,但只是以前公司內部傳閱,文章就指:「只要香港還是一個有錢賺的地方,這些資金必定回來,香港不會死!」

這件事給我人生一個很大的啟發,就是好怕跟着人群一窩蜂地去做一些事情,而又不是在推動社會!

近一年無論事無大小都成為民眾「應該」上街遊行的原因,如果民眾不懂得以98年狙擊事件引以為戒,下一次類似狙擊事件很可能由政治包裝引發,希望大家以此為鑑!

人生最傷感的一次看中市,是剛過去的港視事件,我在寫「電視風雲的疑點」前也曾考慮一輪,因羣情洶湧,說出逆耳的忠言可能會引起很多人不滿。我在Facebook 跟人討論指出無需為一個商人打垮另一個商人的,商人是聰明人,一定找到生存方法,差勁的商人早已回去打工行列,但這引起一些朋友不滿而unfriend我,現在他們應該知道我沒有說錯吧!

現在的發展是王維基開台了,留守政府總部的十君子不滿王生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我希望他們不要太過執著,事實上如果不是攪政治,而思想中立,是不難看見形勢的。

希望他們知道,我們每一個人在社會上都有自己的功能,我做分析員,當然看得比別人深入、也看得比人多,責任就是將看見到的都拿出來大家討論。王生是商人,商人是靈活的,他們的功能是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找到方法持續經營下去,繼續搵錢,在圖利過程中推動社會。例如今次王生得不到免費電視牌照,便去買流動電視頻譜,從而推動科技發展。又例如現時租金不斷上升,令一些年青人無法創業,他們便走到網絡上創業,打破貴租金的規限。說實的,網絡如果不是用於散播怨氣,而是用於突破社會舊有的規限,是真的可以幫助年青人上流的。

總的而言,如果社會每一份子都盡量發揮我們的功能,我們都在推動社會向前行,而只要是推動社會,我們都值得支持的。

8 則留言:

請留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