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22年5月6日星期五

通脹、加息、美元的關係





美國聯儲局議息會議之後一如市場預期加息0.5厘,美聯儲同時表示下月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主席鮑威爾表示為應對高通脹同埋勞動力市場緊張,將會繼續數次會議會討論各加息0.5厘,並強調不會考慮加息0.75厘。他的言論刺激美股當日升932點,納指升491點,bitcoin由低位$37,974.13美元,升番上$39,902.95美元高位,歐羅、yen都升返,但在5月6日錄片的時候,美國中午時間道指跌1052點,納指跌636點,跌突了之前的升幅,Bitcoin 跌至38237美元,以太幣2837美元。


現在就像本來可以用水侯救火,卻改用水涌,只是要密密手救火,而不是大水救火,結果還是一樣,還有下月開始縮表呢!


之前zoom閉門分享會有人問我以太幣今年內會否升至1萬美元,Bitcoin 會否升至10萬美元,我的答案是只會睇幾時低位囤貨。莫説加息縮表令市場資金減少負面影響市場,當我們用美元兌Bitcoin, 以太幣,單是美元升巳足以令Bitcoin Ethereum 升唔不上你預期的高位!


強美元可以增強購買力,減低進口通脹壓力,是可以減少加太多息壓抑通脹。所以美元中期趨勢的影響是不容忽視。


看需要加息加幾多,我們首先要看通脹有幾嚴重及持續多久?這需要看兩個因素,第一:全球疫情的情況,會否反彈或第六波第七波新變種病毒株會否更厲害,各國是否需要再次封城來對付,第二個因素是俄烏戰事持續多久?


以通脹指標的消費物價指數,2月按年升7.9%,3月年升幅8.5%,為40年來高位。通脹升幅驚人,一部分原因是疫情關係導致全球物流供應受阻,但剛剛世衞報告指出4月11至4月17日全球嘅C新冠確疹個案下跌24%,死亡人數下跌12%,顯示全球疫情緩和,即使有變異病毒株BA.2.1.2,BA4 5出現,似乎未見情況大逆轉,所以全球疫情緩和的結論應該可信。


至於俄烏戰事睇嚟會持績一段時間,之前拜登在華沙的演講時表示要有心理準備戰事不是數星期、而是以月計和年計;他的話説了算?之前白宮都補鑊了,甚至說是拜登失言,我就認為是拜登老懵懂未能分事情輕重,將不應該講的真相都講了,這才是真相!


當時3月29日,俄烏第五耣談判在土耳其展開,總統埃爾多安宣佈俄烏兩國的談判取得「最重大進展」。


所謂進展如下:俄方仲確認烏克蘭希望獲得中立、不結盟和無核地位,烏克蘭將不在其領土上生產和部署大殺傷性武器,而且放棄加入任何軍事聯盟。而烏克蘭代表團成員阿拉哈米亞仲話基輔希望建立一個國際機制來保障烏克蘭安全。我都相信以為和平近唉!不過,很快有事發生。


就是位於基辅外圍的布查鎮,發現幾百平民屍體,手被反綁,頭部中槍,十足像被行刑。各大國即時遣責普京要種族滅絕,中國、法國卻要求查清事件,說實的,若要查出真相唔便不會那麼快下定論了!事件令人感到有人不想戰事停下來。


事實上,戰爭到了此階段是不容易停的,烏克蘭失去大片土地,澤連斯基難以對人民交代,俄羅斯被大規模製裁,若然空手而回也是難以對人民作出交代,戰爭當然是在之前防止,而非戰爭開始之後尋求解決方案,事到如今,只可能打出勝負結果才可以停下來了。


扯開小小話題,人命從來都不是一個國家重視的,美國疫情都死了一百萬人,據世衞報告指出,截至4月17日全球因新冠肺炎的死亡人數是600萬,美國佔其中100萬,人命真的重要嗎?不言而喻了!


如果加入nato前公投的時候同時問你,入nato之後有機會要面對戰爭,你會否支持?我可以跟你打賭,如果打仗之前問想不想打仗,十個有九個人會直接説「不」,所以公投的問題是不會包含後果讓人選擇的。倘若打仗與否真的能讓人公投,筆者肯定錢和人必定先走。


說回持續打仗是否對美元有利?由打仗至今,美元都是強勢(看圖),戰事持續是會對美元有利,打仗令到資金避險,資金從歐洲、發展中國家流入美元,如果戰事持續,美元強勢會持續,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出了一份報告,指美聯儲要提高fed fund rate至5到6%水平來壓通脹;而雖然通脹已可能接近見頂,但要回復聯儲局目標的2%水平,還需要一段時間,聯儲局須要進取地加息,通脹才能回到2%水平,但這會損害經濟,而且估計美國經濟可能於明年年底前陷於大衰退。


我就認為強美元的勢頭下,未必需要加太多息來壓通脹,不過,如果芬蘭同瑞典真的伸請加入nato, 而引致戰事擴大,而北韓、中東國家又一齊起哄,他們似乎也在蠢蠢欲動,美國若被深深拖入戰爭,那便很難説是否戰爭有利美元,希望國家總統和總理真心考慮人民的生命,避免戰爭,我一向認為人與人之間是沒有鬥爭,只有國同國之間的鬥爭。


https://youtu.be/G1ILwBWDqJA




2022年4月22日星期五

2022年4月9日Zoom閉門Live第三部份:Q&A 環節



今集影片係cut 49號閉門zoomQ&A, 我花了好多時間去製作及出埋圖解釋,大家不要錯過。


第一條問題關於web3 和 web3.0的分別和第二條問題關於Eth2會否取代Layer 2都是好問題,因為這間接涉及polygon  matic 的生存空間。


https://youtu.be/osCQ0uNSR88




2022年4月5日星期二

[分析幣系列_6] Axie Infinity 側鏈Ronin 失竊案引伸驗證節點的關注


Axie Infinity側鏈Ronin六億美元失竊案與之前Solana 的 wormhole 跨鏈橋被黑客入侵有共通點,相信與驗證節點問題有關,如果你是validator便要留意了。另嚟緊星期六4月9日我會搞個閉門live,

另今個星期六4月9號日晚上10:30閉門live ,請submit Google Form join :



2022年3月27日星期日

[分析幣系列_5]:從Solana 智能合約被黑客入侵看中心化公司的深層問題

分析幣系列_5:從Solana 智能合約被黑客入侵看中心化公司的深層問題



Solana 又出事,但今次主要問題來自智能合約的漏洞令駭客有機可承,筆者將分析背後主要原因


之前分析過Solana 死機事件發生的原因,去年九月發生死機之後再發生丁三次,多次死機的解釋原因是太多交易流貴造成擠塞或被Ddos, 在一月那一次甚至死機3日,最大問題是死機後失去左一些數據,之後Solana做了一些提升, 不過我想評論Solana 除了技術方面,還有其他問題需要關注。


Solana最近發生丁兩次大型黑客事件,我們分析為何會發生


今年2月,Solana的跨鏈橋Wormhole 被黑客利用保安漏洞盜取等值3億7千5百萬美元的以太幣,成為五大加密貨幣黑客事件𥚃其中款項失竊最多的一宗,2月2日Wormhole 公司在其Twitter貼文公佈關閉wormhole 網絡維修,之後另一個貼文更承認被黑客入侵。


我簡單敘述件事。Wormhole 是Solana 的DAPP, 寫了一個智能合約一邊在以太坊平台上持以太幣作為抵押,然後另一邊在solana 區塊鏈上鑄造wormhole Eth (weth)智能合約兩邊操作就如一條橋,智能合約原本要求一邊必須要持有eth, 才可以在solana 鑄造weth , 然後鑄出的weth便可以在solana 區塊鏈上進行交易,過程中,eth轉wormhole eth 或掉轉weth 轉eth, 中間必須要有guardian signature 做認證,黑客利用wormhole 橋漏洞, 不知怎樣卻可以假冒guardian 簽名或繞過驗證步驟, 在無需持有eth 便鑄造了120000個weth , 黑客利用wormhole橋的漏洞在25分鐘內將12萬個weth兌換90000個eth,  這是wormhole 池擁有的eth, 因此wormhole 損失3億7千5百萬美元嘅eth。這事件引發defi失去抵押品問題,一部份借貸沒有抵押品,wormhole 公司需要自己填補eth。


Wormhole 是solana 的DAPP, 由於智能合約有漏洞導致黑客失事事件,而不是solana 區塊鏈的保安問題,我們必須弄清楚。


另一宗黑客事件在前日發生,Solana 鏈上的穩定幣協議 Cashio 遭黑客進行無限鑄造攻擊,事件係由一個未經核實嘅帳戶,鑄 造20 億枚 CASH代幣,然後轉ust 和usdc, 不法獲利約 5,000 萬美元。事件發生後一小時內,cash代幣價格由1美元下跌99.99%至零。這也是穩定幣智能合約寫得不好的問題,跟solana 區塊鏈保安沒有關係。


但我想指出solana 本身的問題,不是技術方面,而是收取多間知名嘅VC風投基金、創投基金、知名人士的巨額投資,當中包括Andreessen Horowitz、polychain capital, multi coin capital, FTX 創辦人 Sam bankman Fried 頂力支持及查馬斯·帕利哈皮提亞 (Chamath Palihapitiya)的支持及投資,亦獲得拳王泰神做宣傳,因而獲得數以億計的投資金額,由於獲得大金額投資,盡快令投資者賺錢的壓力便很大,因而需要短時間推高幣價令投資者獲利的壓力亦隨之而來。


他們利用獲得的投資金額以銀彈政策派錢給developers 做DAPP, 在區塊鏈未運行成熟而擴大區塊鏈使用量,去年一年內幣價從數美元升至歷史高位250美元,之後投資者紛紛獲利,今年年頭幣價由高位回落六成,同時間,區塊鏈分析反影DAPP 的用戶下降,可能是developer獲得資金後,盡快推出DAPP 之後就沒有其他活動,另一方面,過快推出項目,可能令項目質素參差,智能合約錯漏百出。我認為就是solana 區塊鏈主要存在的問題,這其實在很多收取巨額投資的中心化公司常見的問題。



以太幣錢包MetaMask 創辦人Lubin 向英國《Financial Times》指出,Solana向鏈上驗證者所支付的巨額獎勵金比交易產生實際帶來的收入還要多,認為solana 欠持續性的商業模式。


Solana 經歷多次停機事件之後,現時活躍用戶主要是NFT 、遊戲之類,這發展其實合理,因為停機令developer失去信心,而跨鏈橋黑客事件亦令人對solana 上的去中心化金融出去信心,遊戲卻是另一回事,交易時間快及便宜反而更重要,保安考慮較少。所以我認為solana 未來發展方針可能轉至保安要求轉低的發展例如Metaverse, NFT 之類,這亦是不錯的路向。














2022年3月20日星期日

市民出行增加是代表抗疫疲勞,定還是反影嚴厲抗疫措施的不合理?


近日來,多位傳染病專家指出香港已接近全民免疫,事實上,根據現有數據看,82%的總人口即552萬人已接種兩針疫苗,接種了三針疫苗亦已達245萬人(圖一),再加上已有102萬人(PCR檢測+RAT檢測)已經染疫,內地數據顯示有症狀者和無症狀感染者的比例大概是1:1.3,所以如果已經有102萬有症狀者,估計有132.6萬 (102萬x 1.3 )是無症狀感染者,因此筆者估計香港已感染Covid 的人總數為232.6萬(102萬+132.6萬),佔總人口30%,再加上82%的人口已接種兩劑疫苗,根據專家指出,感染後康復的人的記憶細胞比接種疫苗的還要好,所以估計香港起碼有20%的人口已經是「超級無敵掌門人」,人數達100萬人,三個月內再感染而變重症的機會很低,怎樣叫人仍然要留家抗疫?這些為數達100萬的超級人類會問:「我還要抗什麼疫?」所以,無怪乎特首觀察到市民八達通的出行記錄增加。





其實,看到身邊染疫的朋友,有些打了三針疫苗的朋友,,九成正常健康的人都只是輕微咳嗽,喉嚨痛(有些喉嚨痛較為嚴重),如果頭一天開始吃內地的中成藥(免爭抝還是不提名字),第三天便開始好轉,第五天的RAT檢測已轉陰性,七天已經可以出關,有些去年打了兩針疫苗的市民,由於疫苗效用已過半年,病情比較嚴重,有發燒和嚴重喉嚨痛,要大概到第七日RAT才轉陰性,大部份都是自我隔離一星期,吃必理痛和中成藥、喝檸檬水,便能自行康復,市民不是盲目的。現在的疫情嚴重,死亡率高的原因都是安老院舍沒接種疫苗的老人家。


疫情變化得很快,兩星期前,感染確診Covid 的人數,每天達四至五萬人,即使不用看數據,我們身邊總有認識確診Covid 的親人、朋友、同事,今天,他們都陸續復工,返回工作崗位。現在才說疫情嚴峻,要人繼續留家抗疫?


另外,關閉沙灘的科學理據為何?猛烈的太陽,亦即是強烈的紫外光線,在電視上看到,酒店清潔廁所也是先用UV light照射殺菌消毒,沙灘的陽光照耀也是相同道理吧,飛沫一出,數秒已被殺菌,而且從電視或報紙相片看到,大部份人都帶了口罩,只有小部份人沒帶口罩, 從新聞片段目測,沙灘上的市民都坐的距離亦很遠,有些超過兩米,有些甚至超過200尺距離才見到一個市民,如何認定播疫風險高?







如果說封閉沙灘的原因是避免人羣聚集,商場內聚集的人羣更多,超市內、優品360內搶購物品,排長龍付款,也不見他們有一米距離,檢測排隊人龍的人羣也密集過沙灘,在食肆內除下口罩進食,播疫風險不高嗎?


舉另一個例子,在海中心有一個人坐在艇上,一公里外有另一隻艇,亦是坐了一個人,再有另外一隻艇在300尺以外,艇上有兩個人,海面上有四人聚集?他們都要帶口罩嗎?法例規定任何地方都要帶口罩,但他們距離相差一公里,何來染疫風險?如果他們都打了三針,全部都染過Covid, 帶口罩的道理為何?不帶口罩便犯法?


我意思是如果一公里以外都冇人,你行過來之前,身邊還是沒有人,帶口罩的意義何在?抗疫政策要服眾,首先要合理!




2022年3月19日星期六

俄烏戰爭的反思 戰爭背後的另一戰場

戰爭反思,戰爭背後另一個戰場?


俄烏戰事背後一啲嘅反思:


1)加密貨幣係俄烏戰爭嘅角色


2)戰爭的背後另一個戰場


3)我在這場戰爭的體會


最近「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 」的作者Professor Mearsheimer,芝加哥大學政治學教授,提出一個問題,誰應該負上俄烏戰爭的責任,結論竟然是圍繞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問題!卻沒有談及澤連斯基!


香港的傳媒都是西方傳媒的影片和直接翻譯西方的新聞,因此我們的資訊並不全面,大概在2021年10月,俄軍不斷在烏克蘭邊境軍事演習,實彈演習,但從傳媒得到的消息(即西方同烏克蘭傳媒),一直都認為烏克蘭甚至整個歐洲都並不認為普京會向烏克蘭開戦,直至12月,俄羅斯大軍壓境烏克蘭,美國不斷說收到消息俄羅斯將會入侵烏克蘭,不斷在試探俄羅斯,多次狼來了之後,令人更信以為真,俄羅斯只是威嚇,直至二月美國撤走公民外交人員,真的戰爭了,我有種感覺像一直被誤導。


好多人都未必估到普京真的揮軍攻打烏克蘭,在普京奪得親俄的烏東,並承認烏東為獨立國家,我以為局勢這時應該告一段落,但在2月24日,俄羅斯真的攻打烏克蘭了。


今次戰事令更多人開始關注加密貨幣在戰爭中的角色,首先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和任何人都可以捐錢給烏克蘭作為軍事援助和幫助有需要的人,全世界任何地方無分國界都可以捐錢,不用理會各國兌換匯率,亦不用在每個地方設立銀行戶口來收捐款。


另一方面,俄羅斯政府會否用加密貨幣繞過歐美經濟制裁。俄羅斯準備開戰之前,俄羅斯中央銀行曾經話批準銀行可以向客戶開戶口處理加密貨幣,前提是要交易實名,我的理解是銀行就像交易所,但我是質疑有沒有俄羅斯人用這途徑買加密貨幣,因為這途徑讓政府追蹤所有交易,通常用加密貨幣的人都不會想政府跟蹤交易,這涉及保留私隱,我認為一般人未必會用,而俄羅斯經濟規模之大,使用加密貨幣來繞過制裁必定會被察覺到,因為量太大,很難不影響市場,所以我認為應該俄政府不會用加密貨幣繞過制裁。


但一般商人,不止俄羅斯人,其實是有方法繞過美元做生意,要做的人總有方法。


我特別想提出,戰事一開始的時候,我們見到烏克蘭平民百姓這時侯才去銀行排隊提走積蓄,但這時侯才去銀行提錢,可以想像,一是不許提,一是限制你提走的金額,這時侯你的錢已不屬於你的錢。所以這個情況(當然不想見到有這一日)但政治好難講,第一時間把你錢包十二組字記入腦袋,踩著單車就離開,不用到銀行排長龍提錢,也不用排長龍等入油。


另一方面,美國歐洲經濟制裁俄羅斯,將俄羅斯剔出swift 系統,制裁有如核彈,但都只是對七間銀行,卻說恐俄羅斯用加密貨幣繞過制裁,所以要加強監管,喂!喂!喂!你們的制裁還有很多未用盡,例如歐洲還在輸入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也沒有禁止俄羅斯出口大麥!大國恐影響自己利益,所以還是留有一手,卻強行要加密貨幣平台配合他們!


不過,即使實施所有禁運,通脹嚴重,還只是害到平民百姓,油價貴到一個點,我們買不起油,唯有不開車,轉坐交通工具,麵包貴到一個點,只有吃少一點,拜登、普京仍然會是最後受影響的人,到時真的影響他們,他們才會講和,又可能換了Trump上台當總統,他們可能當粉筆字抹走,中間死卻好多人。


今次俄烏戰爭,烏克蘭死好多平民百姓,烏克蘭經濟受到嚴重破壞,土地一片頹垣敗瓦,經濟受到破壞、土地價值便零,另外俄羅斯經濟被受打擊、俄羅斯人民受到擠壓,歐美國家想透過擠壓俄羅斯平民百姓生活來迫令他們推普京落台,不過要等這件事發生,過程和時間肯定好漫長,伊朗、北韓、古巴,制裁亦沒有令政權倒台!


戰爭背後的另一個戰場,最近一些制裁,似乎對歐洲經濟影響更大,美國率先對俄羅斯航空公司實施制裁,禁止俄飛機經過美國上空、加拿大、歐洲亦都跟隨,結果俄羅斯反制,對所有制裁俄羅斯的國家做出相同航空制裁,禁止飛機越過俄羅斯上空。


俄羅斯國土橫跨歐亞大陸,歐洲和東亞航線之間最短路線,都要飛越西伯利亞上空,因此禁飛措施迫使原本在歐亞之間的主要航線繞道,意味飛機需要花費更多時間和燃油成本增加,內媒《每日經濟新聞》統計,由東京直飛巴黎的航班,飛行時間從原來的12小時27分鐘,增至16小時7分鐘,較原本航道多三個多小時,源油成本多20萬港元。


又例如首爾飛往巴黎需12小時9分鐘,繞道要14小時22分鐘,增加了2小時13分鐘,耗油量為18.18噸,油費支出增加約13.5萬港元。


另外,美國上星期突然提出即時禁止輸入俄羅斯石油同天然氣,英國即時跟隨,同時呼籲歐洲跟隨,但美國是世界石油出口排第二,俄羅斯僅跟美國,石油出口量為全球排第三,每日出口石油500萬桶,超過一半運往歐洲,禁運即時令源油價格飆升,布蘭特油價每桶曾升至130美元,打仗導致所有供應鏈受阻、繞道,都令糧食物價格飆升,看來歐洲受源油、糧食、供應鏈通脹影響最大,EU還未走出疫情帶來的經濟衰退,未可以減少買債和加息, 但已經遇上嚴重通脹,讓我覺得美國的真正目標可能是打擊歐洲和歐羅?


我們番一些舊帳,之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倡議建立歐洲人自己的軍隊稱為歐洲軍,已經惹起美國不滿,2021年9月,美國一方面藉口話要圍堵中國,美英澳結盟,但締約後的第一件重大宣佈卻是澳洲將從美英購買8艘「核動力攻擊潛艇」,並同步取消與法國海軍集團購買的12艘柴電潛艇,合約價值約500億歐元,事件引發史無前例法國徹走駐美大使,美法外交交惡。我認為這是藉口圍堵中國,卻實質懲罰法國,令法國受損,另外,歐洲過份依賴俄羅斯石油同天然氣亦可能是令美國想教訓歐洲的其中因素。


無論如何、今次的戰爭結果,即是俄烏達成協議,烏克蘭一定是最傷,但歐洲不遑多讓,烏克蘭數百萬難民逃到歐洲,之前敘利亞難民,歐洲國家的財政負擔相信好大,經濟差,通脹升溫,供應鏈受阻引發通脹、亦不會在短時間內可以解決,滯脹機會好大,對歐羅的打擊不少,我認為這才是重點!


我們在今次事件亦看到,兩個國家打仗,烏克蘭人民流離失所,貨幣貶值,土地價值變零。另一邊,俄羅斯廂,人民受災, 首先盧布貶值,股市停市,買了股票的投資者血本無歸,經濟制裁,多間外國公司撤走,人民失業,而俄羅斯反制裁,充公外國公司資產,美國烏克蘭政府要求加密貨幣交易所充公俄羅斯用戶的加密貨幣,呢啲都係中心化嘅交易所,雖然交易所拒絕了,但我們看到政府可以要求交易所為他們做事,如果政府加大厭力,交易所便必須要服從政府,另外,所有中心化的公司、政府、都可以一念之差,失驚無神割散戶韭菜,全球股市在今次戰爭跌了至少10%至20%,如果戰爭持續,傷害何止股市,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在付出代價。



https://youtu.be/BQkZJ_o6eUU



2022年3月6日星期日

全民檢測十一問




我想趁機呼籲大家打疫苗,從全世界的數據看,打三針疫苗是有助減少重症,而我自己朋友亦證實三針疫苗是可以減低omicron 病徵情度,我自己打的是復必泰,但從近日政府發放長者因染疫而死亡的數據看到,打了兩針的死亡率大大降低,我相信大部份接種了疫苗的長者都是打科興,因為它的技術比較傳統,而此間接反映科興的保護力其實是不錯的。


前日在新聞上看到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在質詢食衛局官員抗疫工作緩慢,無法按照國家要求盡所有力量壓止疫情時,她大大聲説:「我們即將要用國安法來對待你們,不要以為不會發生….」我在想,阿爺聽到會不會暈一暈?國安法不是隨便用來威嚇辦事缓慢的官員,起碼我的理解不是這樣用吧!網上經常看到一些影片,一些業主與租客出現紛爭的時候,業主恐嚇租客,如果不交租便以國安法侍侯!


鬧人容易,挑剔人容易,可否多做實際的事情,我們看到的是,現在問題不是官員不作為,而是甚麼都欠,欠缺資源、欠缺人手,現在情況是將多過兵,不要只懂批評,多想想,我是一個只想如何解決問題的人,所以,以下是我的提問,希望記者們可以幫忙問問官員!


問題(1):

如果全民檢測,給你找出十幾二十萬隱形病患者,你如何有足夠地方隔離他們?(我相信如果政府可以短時間內建成二十萬隔離病房,相信香港不再有房屋問題!好事來的!🥳)


問題(2):

即使現在竹篙灣檢疫中心只是三千幾個隔離房,已經暴露人手管理不足的問題,幾萬人入住了現在建的方艙醫院,有沒有足夠人手做清潔、洗廁所、派飯、跟進PCR檢測結果,保證精準放人離開?


問題(3):

如果全面禁足,相信一定很多獨居老人、行動不便的人將受最大影響,如何找出他們和幫助他們?


問題(4):

這是有關檢測時如何保證不受感染!我曾路過檢測中心,看見一些人被檢測的人被了完鼻,未幹及帶回口罩已經打乞嗤,如果這個人是Covid 感染者,在附近排隊的人真的凍過水!如何保證不在檢測時或等待檢測不受感染?


問題5:

首先我要說一單新聞:早兩日,有一個律師傻傻的,自己中了新冠後,非常有心地親身走去法院通知法官説:「我感染了Covid 」,法庭內的人都擔心受感染,法官亦譴責律師不顧其他人健康安全!我想指出,任何sensible 的人都會擔心自己會有機會跟感染者同室,起碼我們都盡量避免,不知者另論,否則我們都想避免,但全民檢測,是法例規定要檢測,否則罰款一萬元,如果在檢測時受感染,會否賠償一萬元?其實,連去到法庭帶了口罩説句「我感染了」,你們都怕得要命,為何市民不可以怕?


問題6:

以現時接種疫苗的中心都看到,無論如何人們都會同一些人共處同一空間,現在每日都有幾萬人在pcr 檢測下確診,衛生署醫生Albert Au昨天亦指出,還有很多經快速測試包確診者未被計入,因為通報網頁未造好,如果將快速測試的確診者計入,應該每日有十幾萬人確診,如是者,我們未被感染的人,出來跟一班人共處同一空間,中招的機會不小,如何避免未中的人會遇上中了的人?每日有一百萬人出街做檢測,檢測會否等同將未中的人跟中了Covid 的隱形患者來一次大兜亂?


問題7:

預期全民檢測是網上預約,我自己在接種疫苗的經驗,我在網上預約,會選擇哪一區不太多人排隊或聚集,即使跨區也在所不惜,例如我知深水埗區已經full咗,又認為深水埗可能很多人中了,而估計淺水灣會比較少人中招,這樣想都是正常吧,因為該區居住環境沒那麼密集,中的人的機會率都較低吧,這會不會做成跨區感染?


問題8:


其實現在八成半的市民已經打了針,很多人都有疫苗保護,所以很多人可能是感染了但病情輕微,甚至不自知,但這是打疫苗本身最佳結果,為何這樣也要被送去方艙醫院?如果對待沒分別,為何要打疫苗?


問題9:


其實我最擔心的是老人家、癌症病人、幼童、和有其他病患的兒童等等免疫力低的人,打了針與否,出來大檢測,感染風險還是很高的,感染了之後,命危的風險也存在,他們不出街,風險大減,有沒有考慮他們的風險?如何處理?


問題10:

現在問題不是檢測,而是沒有停市,人流沒有減少,沒有病徵或病徵輕微的人可能在正常返工,地盤不是必要吧?去商場買名牌不是必要吧?為何沒有停工?


問題11:

其實,隱形患者完全沒病徵,或輕症患者,如果禁足一星期,他們不出街行來行去,理論上應該會自己痊愈,冇需挖他們出來把他們送去醫院(我意思是方艙醫院),有沒有考慮這方面?




以上是我暫時想到的,你們還有什麼問題,請在下面留言,希望記者們看到及代我們問!




2022年2月21日星期一

[書中自有黃金屋-1]:練金術師如何練成?The Alchemist



練金術的確存在,練金術是將鉛變成黃金,如何可以練成?要真正成功,我們必須認識練金術,The Alchemist就教我們如何練成,想成功必讀的書!尾段討論個人經歴。





2022年2月17日星期四

全民強制檢測的必要性?



根據《香港01》的報導,他們獲得可靠消息稱:「香港將實施前所未見的全民動員計劃!港府擬與內地當地商討,爭取在下月初,替全港750萬市民逐步實施三次全民檢測,方法是按香港人身份證編號去劃分檢測日期,初步計劃是一周七日內,便檢測完750萬人,並連續檢測三周。」


先至聲明,筆者在第一輪全民自願檢測,是其中參與檢測的人,當時Covid-19 的第一代,死亡率高,病者病情嚴重,筆者當時是支持全民檢測,以找出無症狀感染者作為阻截傳染更多人而重症死亡。但直至現在,Covid 已經從攻擊神經系統,變種成上呼吸道感染,而最重要是大部份人已經打了疫苗,而打了疫苗的人,病徵輕微,現在大部份重症患者都是沒有打疫苗,這是我獲得的資訊,也是大部份人的理解打疫苗的重要性!


所以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為何時至今日,我們還要用舊的方法防疫,務求一個不漏地清零?如果要這樣清零,是否要長期這樣方法清零呢?那麼,為何要打疫苗?打疫苗的意義是防止染疫後得到重症,如果連接觸病菌的機會都是零,打疫苗來幹麼?只需長期封關,沒有人出、沒有人入,便不會有病菌進入,大家都會安全吧!


令人費解的是,這樣的清零政策是否一種長期的政策?這是否意味長時間對外封關?因為只要一開關,輸入的機會是很大!記得現在的混亂的第一個觸發case ,是由一個在檢疫洒店的旅客,本來不是Covid 感染者,她是被隔鄰的Covid 確疹者,在出房門口30秒而染疫,他們更是一先一後出房間拿東西而已,而她進入社區後再染疫,只檢疫21日後仍然走漏的case, 另外還有一個在地鐵出口擦身而過,雙方帶了口罩,仍然受確疹者感染,如果擦身而過都中,一齊坐地鐵的就沒有人被感染嗎?與確疹者一同坐地鐵卻從來也沒有需要檢測!


另一令人擔心的是,這樣容易傳播的病毒,全民七百萬人出來檢測,如何做到本來沒有染疫,而不會被暴露於受感染的風險,檢測的人員是否每做一個檢測都全副裝備都更換?檢測的人坐車去檢測,未確認為確疹人士,是否仍然可以去飲茶、外出食飯?他們坐車行來行去,會否將病菌在社區內帶來帶去?


在實施擾民政策之前,香港政府有沒有做足應做的事情防止擴散,例如現在地盤仍然未停,食肆沒停,感染者在快速測試確疹了,去醫院檢測後坐地鐵返屋企,地鐵內的人都不需要檢測啊!


Covid傳到今時今日,傳播力極高,但大部份打了疫苗的人都是輕症,有確疹者在等入隔離設施六日後,未入隔離設施已由檢測陽性變為陰性,這也是大部外國中招後出現的病情,對付這樣高傳染力卻病情輕微,用上大量人力物力去找出沒病徵的人,還要壓上749萬沒有病的人去冒感染風險(要知道這是極度容易傳播的病菌),這是否值得做的勞民傷財的事情?我明白內地的動態清零政策是如此做,但這是否國內未來的政策路向,他們已批出緊急使用輝瑞藥廠的口服新冠藥物,段估不是給予每日只有十幾個病幻者使用而批出的緊急使用吧!如果大家最後都是向外國通關,是否應將人力物力放在盡快全民打三針疫苗之上,而不是把沒有病的人都拉出來檢測?他們回家路途上亦是感染的風險啊!筆者最不願見到的是,自己估計內地上級想你做而做的事情,然而我們所理解的是,港澳辦統籌粵廣澳政策機關全力支援香港的政策,我們希望見到的是香港按自己的情況做好檢測的事情,連阻止擴散的基本事情都未做好便要求全民配合強制檢測,是否那過呢?


PS:我最想知道是,在這次全民強制檢測後,我們日後便長期封關以守護清零的成果嗎?







2022年2月13日星期日

Crypto Valley (加密貨幣谷)之旅


已困在香港兩年,外出旅遊更是變成遙不可及,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很多事情要出外做,不可能只是在香港zoom開會便能達成協議,有朋友即使願意隔離21日仍然要去加拿處理事務,現在所有加拿大回港飛機禁止,變成長期滯留加拿大,有網友説現時的防疫政策很擾民,很想走,我也有同感,可能出走住在外地,直至香港開關為止才回港可能是從商者最可行的選擇。FTX 始創人SBF去年已經出走,很聰明、很當機立斷的做法,據金融時報報導,東方文華洒店的高層也已離開香港,有些還已住在香港三十年,可説是香港人,都不得不出走去新加坡,事實上,很多工作是不能只靠遙距進行,很多生意不能只靠zoom便能成功傾回來,你會不會只是在zoom見面便給人幾千萬投資資金?不會吧!

懷念旅遊的日子,四年前去過瑞士旅遊時,亦專程揸車進入有加密貨幣谷(Crypto Valkey)之稱的City of Zug朝聖,那兒是以太坊的總部的所在地,根據地址尋找,最後發現原來只是一間看似住宅的樓上細小律師事務所,看來只是掛單註冊地址,看完之後有所頓悟:市值三千幾億美元的以太坊,是去中心化的平台,Dapp是由世界各地的人創建,儲存區塊鏈的節點是由世界各地的人經營,為何需要寫字樓?這跟有些香港銀行必須要有寫字樓的租約文件才可以考慮(只是考慮)開商業戶口,這種想法已經跟時代格格不入!

回味這次旅程:








還看過當地的樓價,細小城市,但樓價一點也不便宜,看過周邊的環境,整個城市好像進入了大學,很有書卷味,環境清幽,人們都以騎單車代步,年輕人的世界,不難理解貴的原因!























2022年1月28日星期五

外星人講外星話:「比特幣可唔可以hedge通脹?」


比特幣是不是高風險資產,其實視乎你對它底層技術認識有幾深,信心夠不夠,如果沒有信心,經常高買低賣,那就當然高風險,至於可唔可以hedge通脹?大家click入影片看看我怎樣說!


2022年1月21日星期五

Christmas Seminar 2021


我在2021年聖誕節前做了一個講座,我把比特幣、以太幣的技術濃縮成幾個重點,亦解釋為何我認為投資它們是屬於價值投資,儘管你不用認同我的想法,請好好地了解他們的底層技術,因為它們正在改變世界




2022年1月3日星期一

回覆YouTube 觀眾問題




聖誕前夕剛好執完屋,12月29日開了一次YouTube live,算是第一次在YouTube跟大家現場聚會,雖然有點不習慣,相信下次會做得更好!

有YouTube觀眾留言問了一些蠻有意思的問題,在此跟大家分享。

問題:
你好亂博姐
感謝你的付出,近一年開始看你的YouTube片,著作和博客舊文,獲益良多,此外亦有坊間其他YouTube Channels,有感Channels內大多和幣價上落/應用操作(如Defi/NFT) 有關,比較少關於實際上如何寫code,甚至創立區塊鏈項目的資訊,所以想問一下如果門外漢想更深入參與區塊鏈行業,應如何開始,哪裏有相關內容


筆者答:

多謝你的問題!我認為首先你要定立一個目標做些什麼?現在已經很多blockchain, 如果你搞blockchain,也必須有特別的應用 ,否則競爭很大。我認為如果是門外漢,由NFT開始先是比較容易,但mint NFT之後,你想做什麼?例如陳奐仁想賣nft給歌迷做會員,然後歌迷可以與他私下互動,或有小形演唱會時,歌迷可優先買飛之類,有了目標應用,你除了懂得出nft, 還需要寫website 作為賣nft 的portal, 我在livestream 都提過不同的Metaverse 商機,Metaverse 上面全部都是Nft,你可設計自己喜歡的虛擬環境,世外桃源,可能可以出租場地給人拍電影,又或者建自己的畫廊,由於是虛擬,再沒有physical limitations, 畫廊的設計不再需要四平八穩的建築物,等等!所以,用solidity寫smart contract 只是一部份,寫website 需要另一個level的工具,例如JavaScript, 你build 虛擬環境需要Blender, 等等!你需要連接不同的tools來結合起來符合應用。

問題:
亦有觀眾PM我問Cosmos 點睇?

答:
Cosmos 是好的鏈,我們volitium 也考慮在Cosmos 寫我們的Dapp, 主要是我們能夠自己控制transaction fees, 這對我們的應用很重要。

問:
看來很多developer都因gas fee太貴而離開Ethereum, Ethereum 的前景不太好嗎?

答:
我並不擔心呢,現時以太坊上有超過3000個Dapp, 在以太坊上的total value lock 在Defi 收息的總額達1000億美元,看下圖:



微軟創辦人Bill Gates預計2023年以太坊將成為去中心化app store, 就如蘋果的app store一樣


https://technews.tw/2021/12/30/ethereum-will-become-the-new-app-store-in-2023/?utm_source=fb_finance&utm_medium=facebook&fbclid=IwAR1V5zg21KyVDV3wxlZ2FFJgRnl9CckYIPwlHiFuYSyjRjaJvKm45VR5CQQ

其實,developer 可以在不同鏈同時建立Dapp, 只是暫時選擇其中一個平台launch 咗先而巳!

以太坊創辦人V神在白皮書的預告:

Ethereum white paper predicted DeFi but missed NFTs: Vitalik Buterin

Buterin still believes that “the internet of money should not cost more than 5 cents per transaction” and highlighted Ethereum’s continued efforts to improve the blockchain’s scalability capabilities.

Rounding up the last decade, Ethereum co-founder Vitalik Buterin revisited his predictions made over the years, showcasing a knack for being right about abstract ideas than on-production software development issues. 

Buterin started the Twitter thread by addressing his article dated Jul. 23, 2013 in which he highlighted Bitcoin's (BTC) key benefits — internationality and censorship resistance. Buterin foresaw Bitcoin’s potential in protecting the citizens’ buying power in Iran, Argentina, China and Africa.

However, Buterin also noticed a rise in stablecoin adoption as he saw Argentinian businesses operating in Tether (USDT). He backed up his decade-old ideas around the negative impacts of Bitcoin regulation.

The entrepreneur still believes that “the internet of money should not cost more than 5 cents per transaction” and highlighted the [development of Ethereum’](https://www.blockchainx.tech/erc20-token-development)s continued efforts to improve the blockchain’s scalability capabilities.

“I liked altcoins before altcoins were cool,” added Buterin citing an article where he based this claim via three arguments: different chains optimize for different goals, costs of having many chains are low and need of an alternative in case the core development team is wrong. 

On the flipside, Buterin backtracked on his support for Bitcoin Cash (BCH), stating that communities formed around a rebellion, even if they have a good cause, often have a hard time long term, adding that “they value bravery over competence and are united around resistance rather than a coherent way forward.”

“A lot correct (basically predicted "DeFi"), though incentivized file storage + compute hasn't taken off that much (yet?), and of course I completely missed NFTs.”

Concluding the findings, Buterin supported the instincts that helped him correct mistakes early on, stating: “On tech, I was more often right on abstract ideas than on production software dev issues. Had to learn to understand the latter over time.”

In early December, Buterin shared his vision for a “plausible roadmap” for ETH 2.0, suggesting “a second tier of staking, with low resource requirements” for distributed block validation.

Additionally, he proposed the introduction of fraud-proof or ZK-SNARKS that can serve as a cheaper alternative for users to check block validity. According to Buterin:

“\[With these updates\] We get a chain where block production is still centralized, but block validation is trustless and highly decentralized, and specialized anti-censorship magic prevents the block producers from censo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