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

Volitium 首次問卷測試結果分析

6月11日至6月14日發出有關香港樓市問卷調查,提出了以下兩條問題:


你認為未來三個月樓價是升還是跌?


A.升1至5%

B.升6至10%

C.跌1至5%

D.跌6至10%


你認為影響樓價升跌的主要原因是:


A.貿易戰

B.逃犯條例修例

C.內地資金

D.利率


調查對像總人數25人,回答人數21人,回應率84%。



分析數據結果:






當中:


71.4%人認為樓價跌1至5%

14.3%人認為樓價跌6至10%

14.3%人認為樓價升1至5%


結論是,認為樓市未來三個月會下跌的人數有18人,總佔比為85.7%。






而受訪者認為影響樓價的兩個主要因素是內地資金及逃犯條例修例,比率分別為佔33%及28.6%


很有趣的是,回覆問卷樣本雖然細,只有21人,卻跟普遍社會對樓市下跌的預期及其下跌原因的想法很一致,而一些社會想法也透過數據反映出來,那就是普遍人認為現時樓市是由內地資金支撐,也大概是逃犯條例修例引發的深層次矛盾,或應該這樣説,為何有建制反對的原因。也是為何高銀金融於6月11日發出聲明對投得啟德舊跑道區商業地皮撻訂,按金2,500萬元將會被香港政府沒收。而投票贊成撻訂的非執行董事中包括立法會議員石禮謙。



後記:多謝支持Volitium 的測試,首次測試之後,登記成為會員人數已增至51人,受訪者(respondent)人數增加至38人,進度令人鼓舞。

下次的問卷測試會於星期二(6月18日)發出,希望已登記成為會員的盡快登記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請注意,成為受訪者需要多一層程序,你們需要再登入一次,回答簡單問題如性別、年齡範圍、等問題,submit便可。程序雖然繁複,但這是保障用戶身份不被冒充的程序,我們已自動發出電郵提醒會員登記成為受訪者,才可以參與問卷調查,並獲得積分。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volitium/



2019年6月14日星期五

volitium.com問卷測試最後今天

今天是星期五,volitium.com首次民調問卷測試即將結束,問卷題目是香港樓市已登記的受訪者(respondents)請盡快登入網頁回答問卷,答完問卷會獲得積分,謝謝!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volitium.com 民調問卷第一次測試

Volitium.com首次民調問卷測試已開始,請已登記的受訪者(respondents)登入網頁回答問卷,答完問卷會獲得積分,謝謝!請注意,受訪者沒有被抽中的話,下次可再試!

調查至星期五截止!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死局


朋友傳來昨天逃犯條例修例大遊行影片,從高空拍攝中央圖書館對開的遊行以全日快鏡展示出人數之多,這條片很多朋友也傳來,從目測也看得出數目肯定不少,甚至超越03年。


事實上,我身邊很多朋友都認同昨天的遊行,原本選擇沉默,不想作評論,但我沉默不代表我害怕或是我冷漠,而是認為這是一個死局,如果你曾經下過棋,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


在大遊行前兩日發生連環向警方掟氣油彈,兇逃目的不是重點,而是人們對事件的看法,一方說是建制派插贓嫁禍,更多人相信是「有人好怕你出來遊行,製造好危險的環境」,在端午節那晚跟家人吃飯,親戚間的討論也是這想法,而我開頭第一個印象也一樣。但想深一層,有沒有可能是涉及條例的主角社團?如果大家都無證據,為何相信其一,不信其二?這完全是思想的出發點有關。


逃犯條例其實香港本身已經有,只是沒有包括中國,而今次修例就是要包括中國,認同的一方認為條例只是涉及在中國犯案而逃來香港,卻因為沒有條例根據而無法移交,而反對的一方認為中國法律制度不完善,修例會讓中國任意莽為捉拿任何對政權不利的政治人物或發表言論者,甚至是讓中國法律入侵香港。


這問題涉及的是「信」或者「不信」中國政府可以隨時捉拿對政權不利的言論者。而事實上,如果「中國政府可以隨時捉拿對政權不利的發言者」或泛民議員,其實今天都可以隨時挾到高鐵西九站上一層,不是嗎?那已經是中國邊界了。所以我不接受這假設。


在上週有一單新聞,西班牙警方連同中國公安合作拘捕在西班牙騙財犯案的中國人,當中包括台灣人,拘捕人數二百幾人,全部「送中」。如果他們在香港犯案,這二百幾人便可以逍遙法外嗎?而一年有幾多這類案件無法移交及繩之於法?幾十宗?


這讓我更想深一層,幾十萬人上街,他們是否真的全部被誤導?他們都不知道逃犯來到香港便可以逍遙法外?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什麼令他們對放過罪犯的可能性turn a blind eye ?


說到這裏,我認為「不信任」才是最終的答案。信任與不信任,都是從過去累積而來,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正如妻子經常對丈夫做的事情諸多疑問,一天有人挑起矛盾,便一發不可收拾。但這種不信任不是單方面的,你越是不信任對方,對方也越不信任你,是互動的。


我諗香港人的不信任,一部份是源於香港政府做得很差,大眾的觀感是,低下階層的公屋被每日150個單程證的內地人佔據,入到公屋區,個個講普通話,另一方面內地發展商賣的樓連垃圾房也計入實用面積,上車樓盤是車位般大小,樓價卻要三百幾萬,平日一週工作繁忙,假日出街,到處都是內地遊客拖喼,感覺上不斷被無良政府欺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實上,越是在中國辦過事,越相信我們和中國之間的衝突,是意識形態的先天缺陷,資本主義社會著重的是個人的資產利益保障,着眼點是個人,而中國的社會主義,核心着眼點是國家發展為中心,意識形態的差別,可以簡單解決嗎?所以我判定這是一盤「死局」。


事實上,更要思考的是2047之後,一國一制不是選項,如果選擇不信任,你便要思考一下你想點?


後記:很久以前講過,我們思想的不同,是源於我們的成長背景、教育、年齡、經歷不同,就如我們一同鑒賞同一幅畫,得出的體驗也會有差別,所以....我親愛的朋友,請接受我們的不同。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廁所見微知著





連續三天假期,平時缺乏運動的我,星期六大清早步行上山頂當運動,氣溫攝氏三十度,行到上山頂身水身汗,想換了T-shirt,才吃早餐。在上到山頂之前有個公廁,大家都知香港的公廁好臭,可免則免,那就唯有找商場廁所。


首先想講,另一邊的山頂廣場正在全棟翻新,已經完全關閉,奇怪,山頂廣場好似沒多久之前才裝修過?啊!上網搜尋一下,原來對上一次的翻新工程是2008年。


由於山頂廣場翻新工程,遊客去到山頂,除了俯覽香港九龍全景,就只有到凌霄閣。






一講山頂凌霄閣,相信大部分香港人會話「這是旅遊景點」,內裏有個杜沙夫人蠟像館,typical 遊客地方,沒幾多香港人去,更遑論考究商場廁所!Same here, 我其實都很少入凌霄閣,因此入到凌霄閣商場就如一個大鄉里,到處找商場廁所換T-shirt ,跟着指示牌走,指來指去,怎麼行翻落去剛才經過的公廁?再上去information 問:「請問商場有無廁所的?」她說:「有,你落一層吧!」事實上,跟著她所指的路,行來行去都是去翻那個公廁。最後我都是在那公廁換t-shirt。我在公廁入口看見外國和韓國遊客,他們行來行去,望了又望,樣子滿臉問號。


相信他們心裏跟我有同一問題:「奇怪,為何商場廁所會指去公廁?」商場廁所是私人管理,而公廁是由政府外判清潔公司管理,用的是公幣,是諗縮數嗎?


遊客花百幾蚊坐纜車上山頂,商場卻是用公廁來招呼他們,是不是很失禮?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創業悲歌


早前上深圳與內地朋友見面,硏究可否幫忙在內地推廣我即將推出的網頁平台,他們劈頭一句:「今時今日要在中國大陸推動用戶使用網頁平台,你必須派錢、派優惠,估計最起碼要燒錢兩個億人民幣。」

去年七月微信支付夥同大快活送優惠,在大快活用餐滿三十元或以上即可獲十元的即時節扣,最多可獲五次優惠,即是每個用戶送五十港元,然後十二月又再送麥記優惠,食麥記餐滿二十港元送十元給你下次幫襯。這些推廣優惠之後,確實多了很多香港人擁有微信支付app, 優惠之後是否仍然使用又令當別論。

小企業要競爭,便要用上同樣燒錢模式,要跟上這種生意模式,小企業便唯有歸巨企邊,而在中國經營網絡平台,若要能夠上到他們的搜尋網,歸巨企邊便有優勢,在他們旗下的網頁搜尋至頂,讓人們容易搜尋到,否則可能在網海之中永不超生。

在與深圳朋友吃晚飯期間,大家討論到現時有些人專做初創企業顧問,由於申請政府補助金可能涉及一些複雜程序,或初創企業想一次過申請成功,顧問以不成功不收費,透過多次幫初創企業申請而獲得經驗,當中可能涉及需要寫計劃書或填寫申請表,從而摸出一條申請成功的門路出來,初創小企未成功,人家已經可以次次成功收費了!


類似事情在香港也有,早前在Facebook 見到有個廣告,聲稱可以幫中小企申請為數40萬元的科技券,強調100%成功率,不成功不收費。實情可能是你付費給人學習,不成功不收費,沒有問題,完全沒有欺騙成份。

政府舉辦的一些初創企業比賽,得獎者可獲得數十萬元開業獎金及便宜地租某某地方的寫字樓。有些評分者(強調不是所有)私底下同時兼職顧問生意,年輕初創企業家娓娓道出自己的生意點子,無論失敗或成功,都成為別人的教材或case study,造就顧問生意財源滾滾!

政府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懂,不是行業專家,很多時喜歡找大公司與初創公司合夥,以確保政府錢不被濫用,原本用意良好,但也可能令經驗不足的初創被吞拚,或有時他們的生意點子很好,但大公司認為自己執行起來更容易.....橋就這樣被抄。

另外,有些VC一條龍服務,投資初創燒錢搶市場份額,並要求大比率股份佔比,目的是托他們上初創版上市,吸水後賣股套現。初創的初心或者已經不重要了。

現時內地一些省政府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創業補貼,不過你必須要租寫字樓,雖然寫字樓也有租金補貼,但做網絡生意的初創,起步階段是否需要大大的寫字樓?連同裝修,未開業已經有租金壓力。其實,這是否一個托租金計劃,我不知道,但希望年輕人拿別人的錢之前,好好想清楚自己需要什麼,就算是政府認定了的明星企業,可能是被牽著到處去開展覽,又是未成功先燒錢!我不能說這是好或者壞,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需要,換着我,我會在起步時盡量減少給門面貼金的操作。

這些初創陷阱是給年輕人的警惕!

我最近在Kontent 講聞也有出post, 其主編及創辦人Derek 是個很有理念的年輕人,我很欣賞他,他有時也會自己寫文章出post,他的文章「要成功先要團隊?」我很認同。

首先,文章的題目加了問號,明顯地對此表達質疑,他認為創業是不會一開始就有齊人頭做「創業團隊」,他舉出了一些例子,如唐僧取西經,初時起步也是一個人,後來其他人認同他的理念,才一個一個的慢慢加入,現代的例子是Flickr或Slack的創辦人Stewart Butterfield,開始時只是網頁設計的freelance。Derek在文章尾總結時指出:「創業就是要將一個一個未知數變成心中有數,如果什麼都準備好的,那是創業比賽,而不是創業!」從這句說話,我很清楚他是有真正創業睇驗的年輕人,不是只懂理論的所謂專家,說甚麼創業團隊很重要!

今時今日,香港和內地很多資金投入初創,創業者獲得資金不等同發達了,獲得資金可能才是惡夢的開始,創業者很多問題要面對,還都是隨做隨學,沒有必然成功,失敗的更多,所以拿別人的資金之前先好好想清楚自己想做出什麼。

我認為只要做出為世界創造價值的東西,是不仇沒有市場!

Volitium.com下週測試預告:
volitium.com 在現段已籌集足夠人數做測試,預告於假期後下週推出第一次測試,如用戶想參與第一次測試,請於週二前登記及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volitium/


2019年6月4日星期二

有關登記及成為volitium.com會員和受訪者(respondent)的問與答



問:會員跟受訪者有什麼分別?
答:會員是關心或支持我們項目的朋友,而受訪者就可以回答問卷,回答後獲得積分。

問:做會員有什麼步驟?
答:在"Join us now", 登記電郵地址和自設密碼,確認服務條款。之後,請登入電郵帳戶確認電郵地址。

問:做受訪者有什麼步驟?
答:要事先登記做會員,之後,再次登入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 回答簡單資料如性別、年齡範圍、國籍/地區,然後按提交就可以了。

問:我來自海外,可否登記呢?
答:來自海外是可以登記的,在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時, 選擇你自己的國籍/地區就可以了。

問:為何要登入網站回答問券調查? 而不是像其他公司的問券,在email 直接回答?
答: 因為將來網站會連繫區塊鏈,登入才能讓問與答有系統地記錄在區塊鏈上。

問:我已經是會員,可不可以在看見心儀的題目時,才登記做受訪者(respondent)?
答: 不可以。因為我們會隨機抽樣受訪者,而我們也不希望造成兩極化現象,所以我們採用選舉投票的形式,先要登記做受訪者,才有機會回答問卷。


volitium.com一個以區塊鏈作為底層技術的市場調查、民意調查和投票平台,網頁將進行測試,現正邀請用戶登記及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volitium/






2019年6月1日星期六

香港大把錢和香港人減少消費的現象解讀


昨晚看到祥益地產的汪總在Facebook 的貼文指出,「政府公佈香港4月M3( 貨幣供應量)連升5個月創歷史新高!更罕有地所有存款數字的按月增長數據全線報升!!」

數據反映香港資金氾濫和資金量正增加趨勢!

而我在之前的文章「讓消費物價指數說故事」揭露香港的經濟狀況是:「雖然樓價指數報升,抽居屋者甚至有人揚言全數支付等等,讓人感覺香港繁榮,實際上從消費物價指數內的外出用膳(深藍色線)、衣履(橙色線)和耐用品(淺藍色線)的物價呈下跌趨勢」;注意的是這趨勢已持續了一年以上,我的結論是:「縱然政府報告説通脹溫和,其實埋藏著更大的隱憂」!

讓我借一借汪總的圖,大家都知我最近忙緊乜,無時間再畫:




然後是我的甲乙類消費物價指數按年變動圖








根據東網報導,實際的消費狀況也是反映以上的情況:

「中美貿易戰持續,民生行業衝擊逐漸浮現。端午節應節食品訂單大跌50%,飲食業界指在非洲豬瘟及人民幣轉弱多重打擊下,整體生意額下挫近40%,有酒樓要半價吸客。

現代管理(飲食)專業協會會長胡珠坦言,剛過去的母親節銷情差強人意。他估計,今年至今,已有逾百間食肆結業,業內平均生意額下跌20%至40%不等,憂慮將有更多食肆倒閉。」


那麼,現在我們看到香港處於兩種狀態:

1)香港大把錢,資金泛濫,M3貨幣供應持續上升,人們將好多錢塞進銀行,因而導致所有存款數字的按月增長數據全線報升

2)香港人「唔肯」或者「唔想」又或者「勒緊褲頭冇錢」消費,導致耐用品、衣履、外出用膳都在下跌趨勢,如果你細看,有條件加價的只有交通、租金、基本食品(即係街市買的餸菜)



換句話說,現在的現象是香港大把錢和香港人唔消費同時出現!為何會如此?其實兩種狀況是無衝突的!!!

「香港」大把錢唔等同「香港人」好有錢,喂!喂!喂!明明是存款增加呀!這種狀況的解釋如下:

1)正如我一直所說,內地有走資,看看一些新聞,求求其其捉個戊里都帶成千萬無申報的現金過境,anyway, 無實質證據,就當我無講過!

2)另一個可能,也是我一直説,香港人個個儲錢買樓,試想想,香港班小朋友和他們的父母齊齊做同一個動作....

3)第三種情況是,個個見到股市跌,落雨收傘,將啲stuck入銀行等機會,又係好多人一齊做同一動作

就如大家一起坐郵輪,右邊風景很美,大家一齊靠向右邊看風景⋯⋯

....正如我所說「此消彼長」......又或是我讀者所説消耗其他購買力。


後記:老實說,我都在想是否應該幫兒子抽定間居屋。吓,我都要?喂!點知會唔會到他出來做事的時候,一千萬才買到一百呎樓?而且趁現在仲有能力現兜兜買都ok,唔使供嘛!

事實上,如果樓價不斷上升的解釋是上一代按自己層樓給下一代買, 將快退休的人除了要自己儲錢退休外, 還要供樓,還有現在平均樓價六球,抬錢三球上會,消費力lock死晒唔出奇


2019年5月29日星期三

為何做市場調查、民意調查、投票需要用區塊鏈?


我在著作「財富潛藏區塊鏈的金融革命」指出區塊鏈應用於市場或民意調查,可減省時間和成本。

做市場或民意調查,很多時打出一千個電話,肯接電話和回答的,成功收集樣本(sample)可能少於一半,浪費很多人手和時間,這些都是錢,如果將這些錢直接回饋答問題的人,便可節省中間打電話的人手和工資,另方面,調查對像會更願意回答問題,因為答完有錢收!而這些肯抽時間回答問題的人為調查企業、機構創造價值,所以他們應該獲得回報。而市場及民意調查再不局限於地域界限,這是區塊鏈帶來的改革。

但市場不是已經有市場調查App?他們也說答問題的人在完成問卷調查後獲得報酬,但這些報酬很少,不幾多人看重啊!

其實,更重要的改革,著作未有道出,原因是筆者想等到今天Volitium 網頁及區塊鏈完成才寫出來!

為何做市場調查、民調、投票需要用區塊鏈呢?

在遇到極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時,例如「逃犯協議條例修例」,每日在電台、電視台爭抝嚴重,市民兩極化,那麼,進行民意調查的機構,打電話的人可能自己有立場,對不鐘聽的答案有沒有自行修改?有沒有篩選啱聽的答案?又或者調查員有沒有做假?甚至質疑究竟有沒有真正做過這些調查?因為有些人説自己從來沒有收過民調電話。

我不是在煽動人們質疑某些機構的民調結果,而是提出這些事情都很可能發生,甚至是對立方會提出民調不可信的理由。

那麼,區塊鏈的不可篡改、不能逆轉,公開透明,答問題者可查核自己的答案區塊有沒有被改動,問的問題有沒有修改,答案有沒有搬龍門,民調結束之後,市民如有質疑均可隨時在區塊鏈查核,又起碼民調真的有做過和真的有那麼多人答。當然,媒體操控大眾情緒,而間接操控答問題的人,這是無可避免的,區塊鏈只能確保真確性而已。

在現今電子數碼年代,為何選民還要受到地域的限制?為何人們還要在票站排隊等候投票?跨地域和減低場地限制的門檻是投票方面的最大技術突破。

因此,我認為區塊鏈應用於市場調查、民意調查及投票,是繼貨幣和眾籌之後最強的革命。




在韓國竟然看到這些字,很有意義


現時Volitium 網頁只想靜靜地做一些測試和改善工程, 因此不會做有爭議的政治議題。

Volitium 在連接區塊鏈之後,暫時的焦點將會在股票市場上推動一些改革,但這只是試玩,對世界作為模範。更大的後著是將市場、民意調查、投票改革推向世界應用。

volitium.com需要更多用戶登記做受訪者(respondents),在此再次呼籲讀者參與做受訪者。我的長期讀者,買了我的兩本著作,是少數的區塊鏈pioneer (先鋒),我的做事風格你們也很清楚,所以我希望你們在今次重大的project 給予支持,我不會向你們要求任何投資,我要求的只是登記做用戶,我也不能承諾太多,只能說我有計劃和會盡力做。當Volitium 創造出價值的時候,我會與讀者共同分享成果,所以...請登記做用戶和參加成為受訪者。

如果是blogger, 用戶登入名稱可以用番blogger 筆名,其他人用任何名字也可,因為日後區塊鏈只會顯示公開鑰(public key),而投票或答問題的身份是由密碼和數學來認證。

最佳的保安方法是不保留任何個人資料,黑客入侵時也不會得到任何個人資料。所以我們主張網頁伺服器不保存個人資料,性別、年齡範圍、學歷和地區資料只會用於籠統的統計分析,個人資料保安方面大家可以放心。

至於Volitium 怎樣製造價值,暫時賣關子,我會在八月的講座跟大家分享,敬請留意。


登記做用戶和受訪者: https://volitium.com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m.facebook.com/volitium/

2019年5月27日星期一

Volitium 網頁正式開幕


volitium.com 一個市場調查、民意調查、投票的網上平台正式開幕,暫時只提供網頁版,手機或PC均可使用,稍後筆者會設計一些問卷做測試,希望大家踴躍登記!也請同時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 平台最新資訊 :


測試期間,希望大家給予意見,改善好網頁運作之後,才連繫到區塊鏈,之後會公布一些改革計劃,我們一步一步做,希望大家支持,改革是需要你們的參與,也請放心,筆者不是激進人士,所以不會有激進改革,只有默默耕耘的改革,部份計劃之前在止凡兄的blog約略透露😁😁

止凡文章連結:  「走上科技尖端

登記請到以下網址:







2019年5月25日星期六

讓消費物價指數說故事

消費物價指數說故事

政府統計公布,計算基本通脹率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在今年4月份較去年同期上升2.9%。政府解釋4月份通脹按年升幅較大的原因,主要是旅遊費上升,這是由於今年復活節假期在4月中開始,而去年則在3月底開始,令旅遊費用的按年升幅擴大。政府發言人表示,通脹壓力在近月大致維持溫和

通脹不是逐個月看,而是看趨勢,單月解釋通脹更是沒有意思的,筆者從拆開的消費物價指數看出一些社會現象,情況令人擔心。

首先我們先釐清消費物指數是怎樣編制出來,消費物指數分為甲、乙、丙類,它們分別根據較低、中等及較高開支範圍的住戶的開支模式編製而成,通常越高收入屬於較高消費群,這是合理的,你通常不會消費多過你的收入,因此收入高些,消費高些,如此類推,甲類消費群通常被視為較低收入群,甚至是屬於基層,乙類消費群屬於中等收入群,大概是屬於中產階層。如果要看通脹怎樣影響不同社會階層,應該拆開這三組來看。而綜合消費物價指數是反映整體住戶的消費物價,數字混在一起,只能看整體通脹率,對於視察民生沒多大意義

我們先看市民在各類消費開支的權數(weighting) 的變動,以窺看市民在哪方面的消費較大:


從上表所見,無論是甲、乙、丙類消費物價指數,佔住戶開支比重最大的都是食品包括外出用膳和非外出用膳、住屋(包括公屋和私樓租金、管理費及維修費) 及雜項服務,我們還發現外出用膳在甲類消費物價指數的佔比較乙類和丙類大,20194月外出用膳佔甲類消費物價指數21.51%, 而佔比在乙類和丙類分別為18.51%14.43%,另外,食品包括非外出用膳,即基本街市買菜自己煮食,佔比在甲乙丙類消費物價指數分別為14%8.9%,和7.38%, 兩者的總和反映食品對基層住戶開支的負擔較大。

20194月住屋開支在甲乙丙類消費物價指數的佔比,分別為35.03%36.3%34.29%,三者比重都較20184月及2014420159月有所上升,顯示負擔在甲乙丙三個類別都有所增加,是一種趨勢,另外,住屋開支在乙類消費物價指數佔比較甲類和丙類大,正好反映中產的住屋負擔較大。

有趣的是雜項服務在丙類消費物價指數的佔比較大,比重為20.56%,而雜項服務內包括旅遊、package tour ,反映丙類消費物價指數內的消費羣較注重旅遊,旅遊消費較大。




甲類消費物價指數反映住屋、外出用膳和食品包括非外出用膳對基層負擔較大,從上圖我們看到外出用膳(較深藍色線)的物價自20182月開始下跌趨勢,而食品包括非外出用膳(紅色線)的通脹壓力在近兩個月才開始有些微減退,住屋通脹達5%以上,而且在上升趨勢






乙類消費物價指數中住屋通脹是上升趨勢,雜項服務(深紫色線)內的旅遊、package tour物價在4月只上升了一個月,事實上,雜項服務的物價自201812月連跌三個月,因此一個月的上升無需理會。



食品(不包括外出用膳)在丙類消費物價指數自20186月開始下跌趨勢,而所有的消費項目的物價對這組住戶都影響不太大,即使住屋通脹也不到4%,大幅低於甲類和乙類。

從上面三個圖,衣履(橙色線)和耐用品(淺藍色線)的物價在不斷下跌,而且進入通縮,耐用品包括家俬、資訊科技及電訊設備、影音、家庭電氣,樓價上升,理論上市民也會買多些家俬及家庭電氣,財富效應也應令耐用品需求增加而導至物價上升,為何不成正比?究竟這反映了甚麼?我認為是市民在節衣縮食的結果,究竟是在儲錢買樓,定還是供樓負擔、租金及基本食品通脹在蠶食市民的消費力?這是很值得關注,因為樓價不斷上升,其實是此消彼長。

上面三個圖還反影富者越富,通脹對丙類消費物價指數的住戶影響最少。

有沒有看見現時樓價呎價越細越貴,越大越平?窮人越窮越慘,以上的物價分析也同樣反映這種社會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