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9月20日星期五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如何影響香港經濟?





逃犯修例風波,最近示威者揭力推動美國國會共和民主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期望以此影響香港經濟,達至攬炒目的。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主要包括: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檢討香港自治程度,才延續香港的獨立關稅區等特殊待遇。同時,法案賦予美國總統權力,可將侵害香港人權、民主和自治者列入黑名單,禁止入境及凍結其在美資產。


法案對香港經濟的影響,近日財經界眾說紛紜。昨天看了民眾財經網「葳言大意」訪問金牌分析師Oscar,他認為該法案影響只是開頭一浸,最主要是中國對西方國家還有沒有價值,中國對西方國家仍然有價值,香港都會有價值,反而是每星期的亂象很影響人的心情,筆者很認同Oscar的睇法,但筆者還想加一點個人的觀察。


分析之前我想講一些經歷。週日行經荷李活道古董街,古董街冷清清的,當然近日旅遊業淡靜,古董街沒有遊客是必然的了。探頭望入店舖內,小小的店舖有如歷史博物館,內有古石像、中國家私、陶瓷,我忽發奇想地問,甚麼人會買那麼大件的古董?相信就算不是香港政治動盪,平常買的人都不會多,這些商舖卻可以賣古董至發達,並且買下商舖,可能你的印象會認為買古董的多是內地人用來送給貪官,但那麼大件古董是不能進入中國境內的,那麼買的人會是什麼人?為何會有那麼大的市場?








翻查歴史,荷李活道古董街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44,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條街,聚集了賣古玩、古董石像家具、書畫等店鋪。其中中國高古瓷器最受歐洲國家青睞,它們透過種種渠道先流到香港,然後再流到海外的。


這些歷史故事説出了香港是靠吃什麼奶水成長過來的,那就是走水貨、「洗錢」𠥔聚的地方。那麼,逃犯條例正是砸中香港核心利益,也是為何黃藍少有地齊起反對。


這歷史觀察有何意義,對《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如何影響香港經濟有什麼關係?這些法案威脅會停止延續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然而香港開埠以來都是吃水貨起家的,其實真正能影響的只是從正當渠道經商的人,而有特別渠道走貨的人便有提價的能力,這提高了正常營商的門檻,結果是貨量減少,貨品價格上漲,享有特權的人買與賣,能夠有特別渠道access受制裁貨品的人都能受惠。







「葳言大意」金牌分析師Oscar的訪問

https://youtu.be/itkrkHie8aM




2019年9月12日星期四

自話自說篇




這篇文章只旨在自己地盤發洩一下,所以可以略過!


爆眼少女事件真相已經呼之欲出,警方記者會甚至漏了口風指還需要事主的口供確定她的位置和其他人的位置。事件一波三折,法庭手令被律師信阻止醫管局交出醫療報告。爆眼事件和當日尖沙嘴發生的一切都是令我決定取消講座的原因,這一切也很影響我的心情。


事件發生後,醫護靜坐抗議,機場多次的混亂,各區的暴動,一百七十萬和理非遊行,學校學生掩眼抗議,很多都是因這少女爆眼事件而挺身而出,然而,真相竟然是....要掩蓋的,好令人心寒,也心痛這女孩還要為做壞事的人掩蓋真相。


壞人做壞事,明刀明槍,還好,最恐怖的是表面又人權又公義,令人感動甚至傷害自己去為他們做事。令人無法釋懷的是那些大話,如果民主要靠大話和暴亂來推行,這是甚麼的民主?他們又會說是政府迫成,林鄭迫成。我想問,窮是否就能令打劫合理化?其實,在這些歪理下推動的民主,我們真的會有民主嗎?


納粹主義也是以不斷製造破壞,迫令政府越收越緊,令人不再相信政府,我們的社會正在走向這方向發展,怎教人不擔憂?


我以前五區公投老遠都行去投票,今時今日,我對這些代理人的政治冷感,因為見得太多。一方面鬧樓價貴,一方面反對填海、郊野公園吋土不讓,而另一邊其實是樂見其成,只是要推動了為土地增值的基建,另方面又能推低失業率,做大個鉼,其他也就求求其其,多年來都是這樣。我認為無論怎樣,香港的政治格局不會變,中央也不會出手,也不會出解放軍,他們只是做吓樣而已。今日的台灣,明日的香港,可能係指經濟方面!



2019年9月4日星期三

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否無可取代?




究竟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是否可被上海或深圳取代?近日成為焦點話題,昨日見到止凡兄的youtube 頻道,題為「香港有幾重要?被取代?並唔係咁簡單」亦有所分析,分析基礎是快活谷小子的文章「金蛋 - 紐倫港」。筆者也有點愚見,由於分析比較長,還是在自己場地詳細説出比較好!作為大家交流一下吧!


Reference Link:

止凡兄的Youtube「香港有幾重要?被取代?並唔係咁簡單」





https://youtu.be/moKrRxCNgjA


快活谷小子財自之路:「金蛋:紐倫港」

http://happyvalleyjockey.blogspot.com/2019/08/blog-post.html?m=1


我認為他們的觀點很好,在此簡略介紹一下。


快活谷小子的文章重點:


紐倫港: 紐約, 倫敦, 香港的共通點是金融中心


根據快活谷小子的解釋,金融中心有如一個國際亙認的大賭枱 (又可以稱之為洗錢中心),一個能夠合法規、高認受性、高信用評級,把地下錢轉個圈上地面的場地。


紐約是美國自用的,倫敦是歐盟用的,香港是中國用的。


金融中心的錬成是跟地理位置優勢和歷史背景長期以來建立而成,並不是話做就能做到出來。


止凡兄指出,香港的地理位置,以飛行時間4小時內能達到的地方,它們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加起來夠大,是成為金融中心的重要條件。雖然很珍貴,有如寶石,但如果中國政府認為受到威脅,出動解放軍,或甚至連出解放軍也無法解決現時亂局,最終要終止一國兩制....(讀者請移玉步收看频道,筆者在此不贅)


簡而言之,洗錢、資金自由度、周邊國家、地區的GDP是錬成金融中心的重要材料,還加上是資訊自由度和法規(即遊戲規則)要清晰,資訊自由流通,投資者能夠自行評估風險,清晰及不會朝令夕改的法規,讓交易公平進行,或出現交易糾紛的時候能夠有依據進行訴訟。


我認為香港的重要性,打從歷史的由來,為何香港被英國選定成為殖民地?我們自小的教學,書本只講香港的深水港口是成為英國在亞洲貿易港口的重要因素。然而,當我看多了書,旅遊多了,去完馬六甲海峽,便明白這些港口為何成為殖民地,馬六甲海峽是東南亞地區的貿易港口,香港是與中國貿易的港口,貿易港口是讓越洋貨船、軍艦補給物資的作用,我的第二本著作「財富潛藏區塊鏈金融革命」也有提到的。殖民地沿用英國法律,是貿易在遇上糾紛的時候,大家有一個一致通用和詮釋方法的平台。


換言之,從歷史角度,香港在西方的利用價值是與中國貿易的平台,而中國方面,香港的價值是獲取外匯的地方。現時香港發展成為金融中心,中國國企和民企發行股票集資的市場,然而,這並非單方面的,對於西方而言,香港也是西方入中國市場的平台,中國是一個龐大市場,是否那麼容易被忽視也是一大疑問。當然香港也是中西方黑白錢交匯處,這也是不能忽視的。


將香港在中國和西方的利用價值說出,有利我們分析香港的地位是否可以被取代。


作為與中國貿易的港口方面,一帶一路把歐洲和大陸連繫起來,內地港口發展配合物流的效率,其實已經是香港的競爭對手。香的貿易轉口港地位是否還那麼重要?


近期的修例風波,一些物流為保不被延誤,也直接「送中」了。客運也有這樣的苗頭,機場的示威混亂,甚至和你塞,一些商務客寧願多花一點時間到深圳機場起飛,以確保旅程不被受阻,部份的商業活動「送中」是不容置疑的事實。


香港的上市集資金融中心地位是否不可取代?以阿里巴巴為例,直接在納斯達克上市也並無不可,反而是西方利用香港作為平台投資大陸股票市場,似乎還未找到取代,因為香港的法規仍然是淸晰可信和無可取代。


然而,隨著時代改變,實體的金融中心是否那麼重要?我認為這只停留於fiat money(紙幣)的市場和洗錢概念。比特幣的流通量、方便性、匿名、公開和不能篡改的交易記錄已解決貨幣和金融交易的問題,洗錢是否需要一個實體市場?


那麼,香港的股票市場只剩下集資功能,不過,我認為這也在改變,以太坊的用途就是透過公開透明不能篡改的區塊鏈作為信任的核心,人們或中小企在網上為自己的生意向全世界集資已經做到了,只是未有實體世界的法律承認和有效的監察而已,然而,納斯達克利用區塊鏈作為交易記錄,是股票市場邁向網絡世界的第一步,未來的金融中心和集資是否必須要有實體機構?這是我的一大疑問!


當然,中國內地其他城市、深圳、上海,若沒有開放的資訊流通和跨地域的開放資本,網上集資還是很難做到的。


筆者想說的是,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在時移世易,重要性會大減,這是我們應該有的危機感。


至於中國會否為保香港的金融中心而不出老解?我可以肯定地說中國政府是不會出老解來解決香港問題,如果大家都知道中美貿易戰中,香港已成為美國的棋子,而中國才是最終的目標,中國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出輕易出動解放軍的,她們寧可保著國家不出事,即使香港殘了,她們還可日後泵水救回香港,所以香港只得自殘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