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20年10月13日星期二

停滯的年代





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導致經濟停頓,保護主義抬頭,日美政府研究如何引導企業回國生產,一方面振興經濟,另一方面減少依賴中國生產,作為制裁中國的舉措。


日本計劃撥出約22.45億美元,九成以上用作補償企業把中國生產線搬回國內。美國方面,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建議美國政府負擔美企搬遷費用,並在稅務方面優惠廠房、設備、翻新等開支。


除此之外,近日美國對中國龍頭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實施晶片出口限制,另外相關半導體設備技術亦會實施出口限制,料對中國半導體領域造成重創。


此之前還有對中國進口實施關稅,額度約二千多億美元。另一方面,歐洲多國反美國科技巨企壟斷,硏實施數碼稅,然而最近的經合組織(OECD)會議就數碼稅的磋商未有成果,似乎事在必行。


以上列舉的是現時大國較勁形勢,看似是中國形勢大為不妙,然而真實情況是全球經濟和技術發展將會面臨大停滯!


製造業是低段經濟發展所經歷的階段,工業革命的年代,美英以製造業發展創造財富,掘出第一桶金,之後發展至金融革命,企業以發行股份,分散風險,擴展業務,一些大城市因此發展成金融中心,再演變成國際金融中心,成為跨國企業上市集資市場。這是一個國家經濟發展的路向,製造業是勞工密集的工業,大量生產降低成本,因此低勞工成本是必不可少,走回頭路去造製造業,亦即是揼石仔賺錢,雖然工人會有工作做,可減低失業率,但社會經濟發展將會如何,無需多講,人工方面如何,成本如何,是否可行是另一回事。如果轉用全部機器生產,那就不是降低失業率了,另外,那部機器又是否中國製造?零件全部美國生產嗎?


我們需要問的問題是為何企業將生產線搬去中國,為何世界經濟發展會走向分工合作的年代?將這一切逆轉,結果如何是可想而知。


美國限制晶片出口中國,意圖阻止半導體技術流入中國手中。然而根據2018年數據顯示,中國半導體市場規模為1547億美元,佔全球市場的33%,是全球最大半導體消費國家,限制半導體出口中國,亦等同要扣除半導體市場約30%。






無論是對中國實施晶片出口,抑或是對華為5G建設限制,以至實施數碼稅,都是對技術發展的一種障礙,科技的伸延是從舊的事物改良,例如火藥是中國發明,槍械不是,google 一吓汽車發明家,你會發現,平治雖然取得世界第一項汽車引擎專利及銷售第一部汽車,但發明家卻不是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的功勞,而是持續的延伸發展:

1672年,比利時傳教士南懷仁在北京製造出蒸氣動力機械裝置,架設在馬車上的三輪蒸氣車。


1766年,英國發明家詹姆斯·瓦特改良蒸氣機。


1769年,法國工程師尼古拉·約瑟夫·居紐在巴黎文森森林公園製造一輛三輪蒸氣車。


1801年,法國化學家飛利浦·勒本(Philips Lebon)成功研發以煤氣和氫氣為燃料的二衝程發動機。


1876年,德國工程師尼古拉斯·奧托發明四衝程發動機。又叫奧托循環(Otto cycle)。


1885年,德國工程師卡爾·平治在曼海姆製造出汽油引擎裝置,架設在馬車上的三輪汽車,有0.85馬力汽油引擎。


1886年1月29日,卡爾·平治取得世界第一項汽車引擎專利。同年7月,世界第一部四輪汽車正式販售。


一件物件的發明是經過一段時間和不同物件延伸發展而來,例如智能電話也不是蘋果公司發明,IBM才是,智能電話是由PDA(personal digital assistant)和手提電話的結合延伸版本。


結論是,沒有單一企業或個人能夠完全發明一件東西,技術發展是透過長時間和不同國家接力參與,阻止這些進程,最終是技術和經濟發展停滯。




2020年8月30日星期日

無聊政治






近日跟一些海外朋友google meet, 其中兩個住在美國,話題當然扯到十一月總統選舉,問他們兩人會選誰,結果令人意外,竟然兩個都話選「侵侵」,雖然現時美國民調顯示拜登領先很多,但結果可能令人意外的,因為氣氛令真正民意無法表達,就如上一屆爆冷。


幾年前看過一套韓國電影「北韓諜戰」,其中劇情講到南韓執政黨與北韓秘密合作,每次南韓大選前席,北韓都會試射導彈,以製造外部敵人來鞏固內部權力,通過製造危機以圖影響總統大選。劇情是否有點似曾相識?


侵侵不斷大打中國威脅牌,說如果拜登當選,美國將被中國統治,是否很似台灣的「亡國論」?早兩日便發生中美擦槍未走火的衝突,事源針對美軍兩架偵察機先後飛入禁區後,中國從青海和浙江等地向南海發射了4枚中程彈道導彈。至於中國是否真的不想侵侵當選?筆者覺得...可能中國很想侵侵當選才是。


看着台灣選舉的「亡國論」,為何選國民黨便必定沒有未來?為何只有選民進黨才有未來?


看過一份美國選舉前報告,一些人受不了選舉帶來的負面爭議而感到受壓,從而得到「voting stress」,其實無論選哪一個,選舉之後生活都是一樣,但人與人之間分爭多了。






2020年8月25日星期二

Game Changer - 電子人民幣和區塊鏈服務網絡






筆者應承網友會分析電子人民幣,今次找數吧!


有分析認為電子人民幣其實只是微信支付或支付寶之類的數碼貨幣,所以或會取代微信支付或支付寶,當你視這些商業電子支付系統如VISA 和 Mastercard,並了解國家的電子貨幣如何運作,便會認為他們各自的市場未必有衝突。


據筆者了解,伴隨着中央銀行發行的電子人民幣,同步發展的還有區塊鏈服務網絡(‘Blockchain Service Nrtwork‘ 或簡稱BSN) 於2020年4月透過國家信息中心正式啓動商用BSN,而大方向是推動全球商用BSN。


參與開發BSN的公司是中國多間巨企包括中國移動、中國銀聯及國內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火幣,聯網包括128個國內城市節點,與及中國以外多個城市或國家包括巴黎、悉尼、東京、新加坡、巴西聖保羅城市、南非约翰内斯堡、及美國加州。這聯網容許在控制的區塊鏈網絡環境和遵守國家的網絡規範下與中國做生意。


簡而言之,區塊鏈服務網絡(BSN)是中國開發中心化營運的聯盟區塊鏈,運作有如內聯網,這是方便企業包括中小企和個人以便宜的價錢共同使用已開發的國家區塊鏈,因此企業及個人無需自己開發私營的區塊鏈(private chain),然而我們必須注意中國開發的BSN將會讓Ethereum, EOS, Nervos, Tezos, NEO, and IRISnet 接軌,讓各地的Dapps (Decentralized Apps) 開發者經核準後可以透過BSN 數據中心開發在中國營商的應用程式。


據了解,BSN的合作夥伴包括Google 和Amazon 在經營許可的超級悵本時提供雲端服務。


其實我們或應該視電子人民幣如同以太幣,運作跟是以太坊模式,然而不同之處是電子人民幣的平台將會在控制的環境下讓用戶開發應用,並且會連接一些公鏈包括EOS和以太坊。


不過,更重要的是電子人民幣的產生價值方法可能有變,筆者在止凡频道的影片指出,以太坊價值的産生是透過與公司在平台建立去中心化應用(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 )掛鈎,越多用戶在平台上寫DAPP,以太幣的需求越大,價值便越大。電子人民幣的價值產生便可能跟以太坊模式,直接與經濟狀況産生的成交量掛鈎,而不再是相對於美元。


據了解,電子人民幣將會應用於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往來,電子數字貨幣甚至可以只是一些自動debit 和 credit 的數字,兌換成現金可能只是結餘,這便可減少貨幣兌來兌去而要付出的兌換差價或每日匯率上落的風險。


我們亦要注意,世界其他國家也有意出自家的主權電子貨幣,他們的運作會是用以太坊的模式,定還是比特幣,只是貨幣應用?我們將拭目以待!無論如何,國際經濟往來活動中,以美元結算作為國際貨幣將會減少,這是在所難免!




https://youtu.be/e2jn58RSGrQ




2020年8月8日星期六

Has China Won?





正當中美博奕織熱,由貿易戰打至科技戰、意識形態戰,近日股市波動,大家都想知何去何從?會否最終一戰,朋友傳來一短片訪問,受訪者Kishore Mahbubani是「Has China Won?」的作者談及現時最受世界關注的地緣政治風險,很值得一看,以窺探兩國會否最終一戰的機會。作者並非吹吹水之背,而是外交方面有點來頭,他是新加坡外交官和學者,曾任新加坡常駐聯合國代表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主席,因此他的書藉是受到國際重視的。


其實他的一些觀點也是一般人也觀察到的,例如當有新的大國崛起(即是中國),正在威脅現有大國(美國)的世界地位,地緣政治惡鬥必會出現,但作者認為這些鬥爭是不必要和可避免的。地緣鬥爭是源於兩國各自的誤判,他認為美國最大的誤判,是迷信民主制度必然勝於中國共産黨管治制度,然而作者比較兩國人民近三十年的生活狀況,美國人民在這三十年的生活質素是下降的,而中國人民的正享受着三千年來最好的生活,因此呼籲中國人民齊起推返共產政權是叫中國民眾莫名其妙的。


片段中提到中美的地緣鬥爭令人想起美俄冷戰時期,美國以為兩種鬥爭是相似的,但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美中之間已不是武器鬥爭,美國的航空母艦遠多於中國,這是不爭的事實,但今時今日,大家的導彈已經互相對準,所以一旦開戰,便是互射(這點與我想法非常相似),不再需要航艦,因此不斷增加軍費於製造武器是不利國力。最重要的觀點,在片段19:40,談到中國利用區塊鏈作為貿易平台作為去美元化的一個渠道,有趣啊!


後記:很多人以為,當國家的數字貨幣出台後,公共區塊鏈的加密貨幣會沒有地位,這些是門外漢的看法,因為始終都會有人不喜歡被監察,而且為數不少,且看telegram 用戶與日俱增便知一二!



https://youtu.be/li6xcTsVPB4




2020年8月2日星期日

借錢唔使還,仲唔使俾錢中介






讓我先講銀紙的故事,盤古初開,人類靠搶、靠打架以搶到所需的物資,後來人類文明發展至以物換物,交換所需的物品。後來發展至稀有的貝殼、鹽棒以儲存價值,用以日後換取所需資資,很久以前,鹽是貴重的東西,用作支付人工報酬,英文字salary是來自salt (鹽),銀紙的替代品之所以是稀有和貴重的性質,原因是需要儲存價值。後來貨幣發展至金屬,金銀幣,最後發展至發行紙張貨幣,中央銀行必須要有相等的黃金儲備作為保證,即是紙張貨幣只是一張I owe you (IOU)持有人可於銀行兌回黃金,這稱為貨幣金本位,後來經濟不斷擴張,背後支持IOU的黃金儲備由一個比例逐漸減少,直至完全與黃金脫鈎。





在全球不斷QE的大環境,今時今日紙幣還能否儲存價值是受到質疑的,我們不禁問今時今日的紙幣IOU以什麼來做背後支持? 


2020年3月20日美國宣佈無限量買入政府公債、房貸擔保證券(MBS)與及企業債,亦即是重啟QE計畫,另官方利率減至零。3月至現在,美國買債規模達2.2萬億美元,另外再加5000億美元直接向企業和市民派錢。截至七月,美國疫情仍未受控,新一輪一萬億美元救市措施如箭在弦。





QE的操作是聯署局通過公開市場買入證券及債券,使銀行在央行開設的結算戶口內的資金增加,為銀行體系注入新的流通性, 從而增加貨幣供應,因此被視為開動印鈔機,而2020年新QE比2008年金融海嘯的QE

更有創意,原因是印鈔之後再派錢給公眾,市民收到錢後買股票,股市上升製造財富效應,以致市民增加消費, 股價升了又可以補貼公司債,一舉兩得!


簡單而言,印鈔再派錢給你買股票,這樣便更容易理解那張IOU紙幣經濟內部無限輪迴,政府便能借錢唔使還,仲唔使俾錢中介!


下一階段,當張IOU note沒有人再信的時候,便無法再換取物資,那是否代表人類要回到初初靠打架和靠搶?值得深思!


2020年7月24日星期五

ICO 和 STO的分別 (特別的話題給特別的您)





已經好幾星期沒有出片或者寫blog,其實上次在止凡頻道做完三條影片之後,有啲怕怕,因為拍影片好花時間,首先要寫outline規劃要講的重點,然後寫稿,或者我自己要求高,不太喜歡太多口頭禪,所以我會練習幾次才錄片,之後剪輯,剪輯時又要聽好幾次,都幾花時間, 可能要口才好先至可以一take過,呢個階段我暫時辦不到了。


近期很多事情發生,發展更是意想不到,首先提供技術意見的人現在留在美國summer job,返來要檢測證明,之前美國不在名單之列,看來回港遙遙無期,還有現時香港的政治角力、中美角力,話無影響是假的,所以要想想轉換方法做。


講吓ICO 和STO的分別,這是特別的話題給特別的您。我在止凡頻道的影片講了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發幣原因,大家可以睇片回顧一下,簡單而言,ICO是區塊鏈公司透過發行代幣,為區塊鏈項目籌集資金,另一方面,發幣的作用是用以支付散佈在全球不同地方的節點電腦作為報酬來回饋他們幫忙維護區塊鏈交易及保安。當然很多人以ICO騙財、圈錢,但ICO 的真正作用是不可忽略,正如菜刀可以劈友亦可以切食物,又或者有人用比特幣去騙人,但Bitcoin 以很低交易費便能幫助低收入人士匯錢返鄉下及做銀行戶口的事情。


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又如何呢?我在影片講到STO是ICO合法版,但這只是簡單化來説,並不完全正確,雖然區塊鏈公司創辦人利用政府認可途徑發行代幣,以達致籌集資金開發區塊鏈項目,最終目的與ICO相同,但因為是政府認可,過程便要做足政府要求,需要對購買代幣者進行Know your client (KYC)程序,而這種KYC便很難去到海外,那麼,startup公司的STO只能夠本地進行,接受本地資金,創辦人還要付費給律師或者銀行家代為KYC, 這些都需要不細的成本,與其花費大量金錢在律師和銀行家,以符合規例要求,倒不如直接給予startup公司資金進行研究和開發區塊鏈產品,我始終認為ICO是較好的方法資助區塊鏈startup公司,因為搞技術的人只想集中精神做好產品的技術,應付政府的合法規條在在都是成本,是一種門檻。我不是沒有想過STO的,但不想花這些錢就是了。止凡兄的一條片講到,有觀眾留言說:「買兩首騰訊好過!」我深深體會到!






https://youtu.be/m1e4oONQMy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