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6月15日星期六

Volitium 首次問卷測試結果分析

6月11日至6月14日發出有關香港樓市問卷調查,提出了以下兩條問題:


你認為未來三個月樓價是升還是跌?


A.升1至5%

B.升6至10%

C.跌1至5%

D.跌6至10%


你認為影響樓價升跌的主要原因是:


A.貿易戰

B.逃犯條例修例

C.內地資金

D.利率


調查對像總人數25人,回答人數21人,回應率84%。



分析數據結果:






當中:


71.4%人認為樓價跌1至5%

14.3%人認為樓價跌6至10%

14.3%人認為樓價升1至5%


結論是,認為樓市未來三個月會下跌的人數有18人,總佔比為85.7%。






而受訪者認為影響樓價的兩個主要因素是內地資金及逃犯條例修例,比率分別為佔33%及28.6%


很有趣的是,回覆問卷樣本雖然細,只有21人,卻跟普遍社會對樓市下跌的預期及其下跌原因的想法很一致,而一些社會想法也透過數據反映出來,那就是普遍人認為現時樓市是由內地資金支撐,也大概是逃犯條例修例引發的深層次矛盾,或應該這樣説,為何有建制反對的原因。也是為何高銀金融於6月11日發出聲明對投得啟德舊跑道區商業地皮撻訂,按金2,500萬元將會被香港政府沒收。而投票贊成撻訂的非執行董事中包括立法會議員石禮謙。



後記:多謝支持Volitium 的測試,首次測試之後,登記成為會員人數已增至51人,受訪者(respondent)人數增加至38人,進度令人鼓舞。

下次的問卷測試會於星期二(6月18日)發出,希望已登記成為會員的盡快登記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請注意,成為受訪者需要多一層程序,你們需要再登入一次,回答簡單問題如性別、年齡範圍、等問題,submit便可。程序雖然繁複,但這是保障用戶身份不被冒充的程序,我們已自動發出電郵提醒會員登記成為受訪者,才可以參與問卷調查,並獲得積分。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volitium/



2019年6月14日星期五

volitium.com問卷測試最後今天

今天是星期五,volitium.com首次民調問卷測試即將結束,問卷題目是香港樓市已登記的受訪者(respondents)請盡快登入網頁回答問卷,答完問卷會獲得積分,謝謝!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2019年6月11日星期二

volitium.com 民調問卷第一次測試

Volitium.com首次民調問卷測試已開始,請已登記的受訪者(respondents)登入網頁回答問卷,答完問卷會獲得積分,謝謝!請注意,受訪者沒有被抽中的話,下次可再試!

調查至星期五截止!

登入網頁:https://volitium.com/

2019年6月10日星期一

死局


朋友傳來昨天逃犯條例修例大遊行影片,從高空拍攝中央圖書館對開的遊行以全日快鏡展示出人數之多,這條片很多朋友也傳來,從目測也看得出數目肯定不少,甚至超越03年。


事實上,我身邊很多朋友都認同昨天的遊行,原本選擇沉默,不想作評論,但我沉默不代表我害怕或是我冷漠,而是認為這是一個死局,如果你曾經下過棋,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


在大遊行前兩日發生連環向警方掟氣油彈,兇逃目的不是重點,而是人們對事件的看法,一方說是建制派插贓嫁禍,更多人相信是「有人好怕你出來遊行,製造好危險的環境」,在端午節那晚跟家人吃飯,親戚間的討論也是這想法,而我開頭第一個印象也一樣。但想深一層,有沒有可能是涉及條例的主角社團?如果大家都無證據,為何相信其一,不信其二?這完全是思想的出發點有關。


逃犯條例其實香港本身已經有,只是沒有包括中國,而今次修例就是要包括中國,認同的一方認為條例只是涉及在中國犯案而逃來香港,卻因為沒有條例根據而無法移交,而反對的一方認為中國法律制度不完善,修例會讓中國任意莽為捉拿任何對政權不利的政治人物或發表言論者,甚至是讓中國法律入侵香港。


這問題涉及的是「信」或者「不信」中國政府可以隨時捉拿對政權不利的言論者。而事實上,如果「中國政府可以隨時捉拿對政權不利的發言者」或泛民議員,其實今天都可以隨時挾到高鐵西九站上一層,不是嗎?那已經是中國邊界了。所以我不接受這假設。


在上週有一單新聞,西班牙警方連同中國公安合作拘捕在西班牙騙財犯案的中國人,當中包括台灣人,拘捕人數二百幾人,全部「送中」。如果他們在香港犯案,這二百幾人便可以逍遙法外嗎?而一年有幾多這類案件無法移交及繩之於法?幾十宗?


這讓我更想深一層,幾十萬人上街,他們是否真的全部被誤導?他們都不知道逃犯來到香港便可以逍遙法外?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什麼令他們對放過罪犯的可能性turn a blind eye ?


說到這裏,我認為「不信任」才是最終的答案。信任與不信任,都是從過去累積而來,不是短時間可以解決。正如妻子經常對丈夫做的事情諸多疑問,一天有人挑起矛盾,便一發不可收拾。但這種不信任不是單方面的,你越是不信任對方,對方也越不信任你,是互動的。


我諗香港人的不信任,一部份是源於香港政府做得很差,大眾的觀感是,低下階層的公屋被每日150個單程證的內地人佔據,入到公屋區,個個講普通話,另一方面內地發展商賣的樓連垃圾房也計入實用面積,上車樓盤是車位般大小,樓價卻要三百幾萬,平日一週工作繁忙,假日出街,到處都是內地遊客拖喼,感覺上不斷被無良政府欺壓,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事實上,越是在中國辦過事,越相信我們和中國之間的衝突,是意識形態的先天缺陷,資本主義社會著重的是個人的資產利益保障,着眼點是個人,而中國的社會主義,核心着眼點是國家發展為中心,意識形態的差別,可以簡單解決嗎?所以我判定這是一盤「死局」。


事實上,更要思考的是2047之後,一國一制不是選項,如果選擇不信任,你便要思考一下你想點?


後記:很久以前講過,我們思想的不同,是源於我們的成長背景、教育、年齡、經歷不同,就如我們一同鑒賞同一幅畫,得出的體驗也會有差別,所以....我親愛的朋友,請接受我們的不同。








2019年6月8日星期六

廁所見微知著





連續三天假期,平時缺乏運動的我,星期六大清早步行上山頂當運動,氣溫攝氏三十度,行到上山頂身水身汗,想換了T-shirt,才吃早餐。在上到山頂之前有個公廁,大家都知香港的公廁好臭,可免則免,那就唯有找商場廁所。


首先想講,另一邊的山頂廣場正在全棟翻新,已經完全關閉,奇怪,山頂廣場好似沒多久之前才裝修過?啊!上網搜尋一下,原來對上一次的翻新工程是2008年。


由於山頂廣場翻新工程,遊客去到山頂,除了俯覽香港九龍全景,就只有到凌霄閣。






一講山頂凌霄閣,相信大部分香港人會話「這是旅遊景點」,內裏有個杜沙夫人蠟像館,typical 遊客地方,沒幾多香港人去,更遑論考究商場廁所!Same here, 我其實都很少入凌霄閣,因此入到凌霄閣商場就如一個大鄉里,到處找商場廁所換T-shirt ,跟着指示牌走,指來指去,怎麼行翻落去剛才經過的公廁?再上去information 問:「請問商場有無廁所的?」她說:「有,你落一層吧!」事實上,跟著她所指的路,行來行去都是去翻那個公廁。最後我都是在那公廁換t-shirt。我在公廁入口看見外國和韓國遊客,他們行來行去,望了又望,樣子滿臉問號。


相信他們心裏跟我有同一問題:「奇怪,為何商場廁所會指去公廁?」商場廁所是私人管理,而公廁是由政府外判清潔公司管理,用的是公幣,是諗縮數嗎?


遊客花百幾蚊坐纜車上山頂,商場卻是用公廁來招呼他們,是不是很失禮?



2019年6月6日星期四

創業悲歌


早前上深圳與內地朋友見面,硏究可否幫忙在內地推廣我即將推出的網頁平台,他們劈頭一句:「今時今日要在中國大陸推動用戶使用網頁平台,你必須派錢、派優惠,估計最起碼要燒錢兩個億人民幣。」

去年七月微信支付夥同大快活送優惠,在大快活用餐滿三十元或以上即可獲十元的即時節扣,最多可獲五次優惠,即是每個用戶送五十港元,然後十二月又再送麥記優惠,食麥記餐滿二十港元送十元給你下次幫襯。這些推廣優惠之後,確實多了很多香港人擁有微信支付app, 優惠之後是否仍然使用又令當別論。

小企業要競爭,便要用上同樣燒錢模式,要跟上這種生意模式,小企業便唯有歸巨企邊,而在中國經營網絡平台,若要能夠上到他們的搜尋網,歸巨企邊便有優勢,在他們旗下的網頁搜尋至頂,讓人們容易搜尋到,否則可能在網海之中永不超生。

在與深圳朋友吃晚飯期間,大家討論到現時有些人專做初創企業顧問,由於申請政府補助金可能涉及一些複雜程序,或初創企業想一次過申請成功,顧問以不成功不收費,透過多次幫初創企業申請而獲得經驗,當中可能涉及需要寫計劃書或填寫申請表,從而摸出一條申請成功的門路出來,初創小企未成功,人家已經可以次次成功收費了!


類似事情在香港也有,早前在Facebook 見到有個廣告,聲稱可以幫中小企申請為數40萬元的科技券,強調100%成功率,不成功不收費。實情可能是你付費給人學習,不成功不收費,沒有問題,完全沒有欺騙成份。

政府舉辦的一些初創企業比賽,得獎者可獲得數十萬元開業獎金及便宜地租某某地方的寫字樓。有些評分者(強調不是所有)私底下同時兼職顧問生意,年輕初創企業家娓娓道出自己的生意點子,無論失敗或成功,都成為別人的教材或case study,造就顧問生意財源滾滾!

政府認為自己什麼都不懂,不是行業專家,很多時喜歡找大公司與初創公司合夥,以確保政府錢不被濫用,原本用意良好,但也可能令經驗不足的初創被吞拚,或有時他們的生意點子很好,但大公司認為自己執行起來更容易.....橋就這樣被抄。

另外,有些VC一條龍服務,投資初創燒錢搶市場份額,並要求大比率股份佔比,目的是托他們上初創版上市,吸水後賣股套現。初創的初心或者已經不重要了。

現時內地一些省政府有很多不同種類的創業補貼,不過你必須要租寫字樓,雖然寫字樓也有租金補貼,但做網絡生意的初創,起步階段是否需要大大的寫字樓?連同裝修,未開業已經有租金壓力。其實,這是否一個托租金計劃,我不知道,但希望年輕人拿別人的錢之前,好好想清楚自己需要什麼,就算是政府認定了的明星企業,可能是被牽著到處去開展覽,又是未成功先燒錢!我不能說這是好或者壞,還是要看你自己的需要,換着我,我會在起步時盡量減少給門面貼金的操作。

這些初創陷阱是給年輕人的警惕!

我最近在Kontent 講聞也有出post, 其主編及創辦人Derek 是個很有理念的年輕人,我很欣賞他,他有時也會自己寫文章出post,他的文章「要成功先要團隊?」我很認同。

首先,文章的題目加了問號,明顯地對此表達質疑,他認為創業是不會一開始就有齊人頭做「創業團隊」,他舉出了一些例子,如唐僧取西經,初時起步也是一個人,後來其他人認同他的理念,才一個一個的慢慢加入,現代的例子是Flickr或Slack的創辦人Stewart Butterfield,開始時只是網頁設計的freelance。Derek在文章尾總結時指出:「創業就是要將一個一個未知數變成心中有數,如果什麼都準備好的,那是創業比賽,而不是創業!」從這句說話,我很清楚他是有真正創業睇驗的年輕人,不是只懂理論的所謂專家,說甚麼創業團隊很重要!

今時今日,香港和內地很多資金投入初創,創業者獲得資金不等同發達了,獲得資金可能才是惡夢的開始,創業者很多問題要面對,還都是隨做隨學,沒有必然成功,失敗的更多,所以拿別人的資金之前先好好想清楚自己想做出什麼。

我認為只要做出為世界創造價值的東西,是不仇沒有市場!

Volitium.com下週測試預告:
volitium.com 在現段已籌集足夠人數做測試,預告於假期後下週推出第一次測試,如用戶想參與第一次測試,請於週二前登記及成為受訪者(respondent)


也請Like Volitium 在 Facebook 的專頁以收取最新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volit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