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24年2月20日星期二

我對價格上落真係識條鐵





講完Worldcoin的掃虹膜爭議才只兩個星期,當時我看過價錢是約2.25美元,如果有耐性看到文章最尾的一句,我是這樣說:「現在很便宜,直接在市場買好過!」知否為何直接在市場是好過?給你兩秒時間答…..!

.

.

.

.

.

.

.

如果當時在市場直接買,以2.25美元買1000粒WLD, 才只是17,550港元,曾經升至接近8美元,現在回調至約7.1美元,短短兩星期升至8美元的升幅255%,那1000粒WLD變成44,752港元,財富增長了27,202港元。若你是掃虹膜,免費獲得25粒WLD, 加上每星期送1粒WLD, 項目在港進行了約半年,你免費獲得總共約50粒(齊頭好計數),以高位8美元計,你現在的財富增長了3,000港元。






其實,在幣界兩星期升200%並不罕見,甚至經常有,不過,Sam Altman的項目是肯定會在某些時候升數百percent,只是不知何時,看他有幾需要錢,講到尾,做項目的是需要錢啊!生產掃虹膜機都需要錢吧!問題就在於要快過他推升前坐定定等待可觀的回報,不是去等他每月派一粒給你。


在幣界時間長了,見得太多這些項目,說自己的鏈TPS快過Eth幾多,很多都說自己是Ethereum Killers ,其中表表者EOS,ICO時曾經升至接近20美元,長線來說,大部分時間在1美元以下徘徊,除了2021年5月曾短暫升至14美元,為何我特別抽EOS來講,因為我在第二本書中曾提及,當時曾經被散錢落街KOL極度睇好,話說EOS會升至60美元!


幣界有好多項目,而且技術也不是假的,但項目團隊只是為了炒幣而搞完一個又一個項目,例子如Dan Larimer創造Steemit之後,一輪ICO 賺了一大筆,又去ICO做EOS,這兩隻幣的收埸如何?如果你以持有Eth的心態長線Hodl這些幣,恐怕是你自己一廂情願,但短炒便另當別論!


很多幣都曾在開始時大升一轉,這包括BTC 、 ETH ,但哪一些項目是好項目值得長線持有,幣的價格長線是升,除了睇項目技術背景,還有其底層區塊鏈活動的需求如何帶動幣價上升,然後,最重要的還要看項目團隊是否有心經營好項目,令幣的價格長線上升,這是我認為幣的價值投資法!


這個世界有很多投資項目都不是假的,你看,恆大地產不是假的,但創辦人不負責任地瘋狂借錢起樓,結果倒閉收場,還要拖累整個地產業,所以,你識睇人是重要過你識睇項目!當然你跟著炒了很多轉,發了達也不定,不過,我認為只會是少數,大部份投資者都走避不及⋯⋯


說回WLD,其實項目重點不在其派Universal Basic Income 的用途,而是那個掃虹膜機,聰明的你應該看得出,值錢的項目是那部機,因為它真的解決了網上虛擬身份的認證問題,未來政府的CBDC、中心化銀行全世界交易、證券的交易都會用得上!信不信由你!所以WLD還會繼續升,但賣掃虹膜機的利潤會否加到WLD就不清楚了,希望會吧!會唔會又係睇人!


我在講項目的長線投資,你在講短炒,就真係雞同鴨講!對於一個創造項目方的創辦人,叫我花時間去排隊掃虹膜,老實講,真的無時間,我對 OpenAI Startup fund 的 Converge 2 拿一百萬美元收買idea 更有興趣!早前花了兩天時間寫了個 proposal,雖然失敗的機會大,但我從中吸取 pitch VC資金的經驗也不錯啊!人比人比死人,有些錢是我無法賺到的,是因為性格問題,我這種人對價格上落真的是識條鐵,冇計!


2024年2月4日星期日

Worldcoin 掃虹膜的私隱爭議




首先我要聲明:「我並沒有參與Worldcoin 掃虹膜項目」,也沒有向我的讀者和Facebook followers 推介項目,甚至談也沒有談過,為何我對此項目那麼冷淡?稍後下面再談原因!


應承了網友討論一下早前私隱專員公署突襲Worldcoin(「世界幣」)的香港六間處所調查事件。首先敘述一下事情來龍去脈。


根據香港多間傳媒的資料,撮要報道如下:


1)私隱專員公署早前收集的情報,參與「世界幣」項目的人士需要讓有關機構透過虹膜掃描收集其虹膜信息,藉此獲取註冊身份(即 WorldID,「世界幣」稱之為一本數字護照),並可免費獲得虛擬貨幣「世界幣」。


2)公署認為掃描虹膜涉及嚴重個人資料私隱風險,「相信」有關機構收集和處理敏感個人資料方面,「可能」涉及違反私隱條例。(我在這裏對一些指控用了括號,原因下面再談)


3)公署行使《私隱條例》下的權力,持法庭手令進入上述六間處所進行調查,要求有關各方交出相關文件和資料。


看來私隱專員公署主要以《私隱條例》的權力來申請法庭手令。但究竟最終引用什麼法例去禁止Worldcoin 在港運作?其實是未知。根據星島頭條報道,私隱公署並沒有禁止Worldcoin 運作,只是很有氣派地上門進行調查,已嚇得Worldcoin 在網站delist 香港站。


而我在Facebook 貼文提出私隱公署以非法收集生物識辨資料,主要是從他們的一些勸喻中提到:


「並應考慮機構收集資料的合法性」


我的理解是,「可能Worldcoin 沒有在港註冊成公司,然後收集生物識辨資料,因此收集數據的合法性成疑。」不過,這都是我個人推斷,事實上,他們搜查的法理依據是「私隱條例」。


但從多間傳媒的報道,其實可以看出,私隱公署左一句「可能」涉及私隱風險,右一句「相信」…,其實對Worldcoin 是否侵犯私隱並未有定案,很可能雷聲大雨點小。因為其實而家很多device 都用到生物識辨技術,以侵犯私隱為由多數未必告得入。


反而我注意到,他們不斷呼籲市民「提高警惕,切勿隨便提供生物辨認個人資料」,另公署呼籲市民「小心保護敏感的個人資料,切勿輕易參與收集敏感個人資料的活動,並應考慮機構收集資料的合法性、收集資料的程度、目的、用途、保留期限和安全措施等。」


我的看法是,可能他們只是以雷霆行動搜查Worldcoin的處所,只是為引起社會關注,實際上主要目的是一大堆呼籲!並指出「可能」唔合法!


不過,對於Worldcoin 掃虹膜作出大反應的並非只得香港,早前肯亞政府亦以安全隱私為由,下令全面禁止Worldcoin的營運!


根據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 (ieee)在2023年8月的IEEE Spectrum 雜誌報道,英國、德國、法國也有同樣關注。




 


難怪的,可能政府都想用掃虹膜生物識辨作為身份認證(Digital ID),因為虹膜是獨一無二的生物識辨。


究竟掃虹膜有沒有私隱洩漏風險?


首先要講講整個流程。依我理解,用戶要取得免費加密貨幣Worldcoin,必須先下載一個app,  App產生錢包的public key和private key ,但這並不足夠,用戶還要到Worldcoin 當地的處所,被一個儀器Orb掃描虹膜,然後產生一個hash,變成一組數字,跟encryption 相似,冇法逆轉。這個hash連繫用戶錢包的public key,並儲存在Worldcoin Database。


依我個人看法,風險未必在虹膜數據,而是機構本身。我們要留意,用戶可選擇讓Worldcoin 可保留虹膜原始數據做訓練和硏究,這些數據其實存在風險。另用戶的hash和public key是縛在一起放在Worldcoin 的database,  Worldcoin 是中心化機構,single point of failure, 如果database 被駭客入侵,整個database 的錢全部會一齊被偷走,而操作這些戶口需要用戶private key。但當很大班用戶都是普通民眾,以第三世界國家為主,網絡安全意識不高,詐騙他們的private key是否很難?


其實,Worldcoin 現在就好似一間世界網絡銀行,以用戶虹膜辨識認證開戶口,Worldcoin最終是什麼,其實唔知。


中心化機構亦可以改變policy, 改變program, 什麼也可以變,而且未來Worldcoin 的用途和經濟模式也是不清楚的。






Worldcoin 掃描虹膜的原因是要識別用戶是人類(proof-of -personhood),由於虹膜是獨一無二,所以用戶只有一個登記紀錄,可獲得免費的加密貨幣Worldcoin。而由於之前的scan虹膜產生的hash會跟用戶錢包的public key連繫,加上有blockchain 記錄,派錢便不會雙重複派給同一個人了!這是整個派Worldcoin 流程。


由於虹膜只掃描一次,用戶連繫戶口只靠private key, 如果掉失了private key, 用戶如何取回account ? 用什麼機制?


根據Worldcoin的原意,這些派加密貨幣是Universal Basic Income(UBI), 由於AI將會取代很多人類的工作,人類失去工作後,OpenAI的Sam Altman認為可以派UBI作為補償,他甚至說以OpenAI從AI 所賺的盈利,再以UBI分配給所有人。不過,依我記得從閱讀過的一篇外媒報道,他們質疑,OpenAI頭十年的盈利是要用於回報Microsoft 的投資,另外,OpenAI並沒有說明盈利中的幾多percent 是用來派UBI。


Worldcoin 的誠信亦受到質疑,根據IEEE Spectrum雜誌指出,他們的項目目標由原先派加密貨幣,轉移至用作網絡識別人類,以抗衡網絡上日益泛濫的AI 機械人,但此應用改變並沒有通知用戶,畢竟這是用戶的ID,其實任何改變用途,是否應該先諮詢用戶?


From Ieee Spectrum: 

The exact purpose and scope of the project has shifted over time. Initially, it was billed as a way to fairly distribute cryptocurrency to every human on the planet, in the process creating the infrastructure needed to dispense a global 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 But its goals have since morphed; in December, company leaders explained to IEEE Spectrum that they’re now focusing on helping users prove they are humans on an Internet increasingly overrun with AI-powered bots.

文章太長了,我簡短說說為何我對Worldcoin項目全冇興趣,第一,他們是中心化私人機構處理錢的問題,其實他們最終會否是金融機構?銀行?不知道!第二,他們的生物識辨algorithm 有沒有back door, 唔知!要由專家睇,  我沒有時間考究,咁麻煩,不如在市場直接買,現在很便宜。第三,Worldcoin 有什麼用途?UbI供全球用戶,數量肯定不會少吧!





2024年2月3日星期六

幣圈和鏈圈的分歧





首先要定義什麼是幣圈,幣圈是指炒幣的人或長線持有的hodler, 他們的關注點是幣價升跌,持有的基本因素,然後低位買入,價格上升便沽出獲利,獲利的幅度因人而異,筆者的投資以五年起計算,只投資有技術實力的鏈和創辦人造鏈的心態,五年下來,通常都有進帳。筆者是長線持有crypto 的Hodler投資者, 雖然現在仍然是一個hodler, 但由於現在自家經營L2區塊鏈,以Cosmos 為基礎,所以算是稱得上為鏈圈中人,換句話說,鏈圈是經營區塊鏈的人。幣圈和鏈圈同是crypto 界別中人,但其實存在很大的思想分歧。


或者有人會覺得我身痕走去經營區塊鏈,但作為早期投資者,自以為已經很了解crypto ,而希望投身crypto 行業,好好把自己的知識落實到應用,並將區塊鏈技術發揚光大,但這只是我在幣圈時的一廂情願。當入行之後,發覺其實真正實踐比想像中困難,經歷製造和落實經營應用的整個過程,可說是對crypto 更深入了解,事實上,若掌握不到價值的來由,便無法為用家帶來價值。所以我認為,有能力和財力走到這一步,自問是很棒的事情。


來到這步,我開始覺得以前的我對crypto 的了解還未足夠,我曾經說過:我心目中香港的真正加密貨幣專家,其實只得Ko Kin,因為他是真真正正的落手落腳地走過整個製造和經營區塊鏈的過程,我和我的cofounder 都要找他問問題。


至於我的經歷過程和體驗,便要留待將來出書再講,因為這些知識實在太寶貴,不能免費送出!但幾時出書?我都未知,我的計劃是先launch Volitium 的主網和蘋果app後再談!


究竟幣圈和鏈圈的分歧是什麼?那就是理論和實踐的分別,當我在幣圈長線投資幣的時候,我只需看着BTC 和 ETH的升跌和它們的基本因素,低買高賣。看着BTC 和Eth的成功例子,什麼trustless 、decentralized 、censorship proof、沒有國家,無需理會法規、跨國界,但實際上真的不需要理會任何政府嗎?事實上只有BTC 可以做到,因為BTC 的製作者已經失蹤,究竟製作者是個人還是團體,亦已經無從稽考!Eth 由Proof of Work轉到proof of stake 後還是不是digital asset? 定還是security token? 美國證監如何看待eth?仍然存在變數。Eth本身已經無法擺脫法規,要不然像Tornado Cash的創辦人,政府二話不說便拉人封艇,你可以說他只是寫program, 製造刀的刀匠,有人用刀去殺人,為何政府直接拉刀匠去坐監,而不是拉殺人兇手?現實是如此,拉刀匠而不是拉殺人兇手,民不與官鬥,實在是鬥不過!當我們要真正實踐的時候,第一要面對的便是法規,無人想未成功便被拉去坐監吧!


我曾經問Ko Kin:「如果這樣做便不再是decentralized?」他的一句說話,也應該是他的經驗之談:「用戶其實唔care…. 」他一言驚醒夢中人,我一直執着要decentralized, 但實際上是有很多問題,連應用的product market fit都未找到,無人用,如何decentralize都是徒然!但在技術上,decentralized 的區塊鏈是必須的,這是區塊鏈的保安考慮比較多,但僅此而已。這是我在經歷了製作過程之後的一些睇會!


一言以蔽之,幣圈不是造幣的人,可以很多理論,但造幣的人不是炒幣的人,關注點是如何生存,創辦人和幣都要先生存下來,幣要能夠成功,首先創辦人不可以出師未捷身先死,也不可以未開工便被拉去坐監吧!我曾經跟另一鏈圈創辦人說:「若要能夠幫到人,首先要自己無事…」,意思是建康方面和人身安全方面。


除了要保住創辦人,應用很重要,做Ethereum 和 Cosmos 的創辦人,跟做DAPP的創辦人,技術的要求和去中心化的考慮不同,這大概也是幣圈和鏈圈的分歧,事實上,若Ethereum 、Cosmos、Polkadot 上沒有developer, 便無法產生價值,而要真正令世人廣泛應用,作為developer也要顧及使用門檻不能過高,所以批評Dapp不夠去中心化,其實你有沒有搞清楚整個crypto 的生態是如何運作?


要用家廣泛使用,概念不能複雜,Titok在美國很成功,而Titok的製造概念只是要「令人開心」,但事實上Titok真的只是使人開心?定還是user自己可以大做生意?


另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我們作為DAPP developer 要問的:「如果Web2已經有的東西,為何要使用Web3? 要知道web3是要經過很多節點,運作未必夠web2有效率。」這條問題令我更深入思考web3的價值來源。


其實,入了鏈圈之後,肯定是增加了資訊的優勢,幣圈的人未必掌握到的資訊,但事實上,大部分人都不理會鏈圈的人,因為鏈圈講的不是人話!




2024年1月20日星期六

政策牽一髮而動全身





港股已經下跌了四年,仍然未見起色,樓市兩年累積跌幅兩成,財爺陳茂波失驚無神話要硏究徵收資本增值稅,結果港股「投降式」下跌,財爺出來笑笑口澄清,現在和短期內都沒有條件實施資本增值稅。有時真不明白官員可否想想自己一言一語、一個政策都在影響香港?


官員有沒有好好思考香港現在處於什麼經濟狀況?與其怪責港人北上消費,不如問問為何港人要北上消費?這絕不只是港元與人民幣的匯率差距的問題,試想想港人魚翅撈飯的日子,其實,有錢便日日在港魚翅撈飯,莫財便要睇價錢做人,這是正常不過,換句話說,香港人今時今日比以前窮!


事實上,內地人來港旅遊也沒見增加消費,而是滾水淥腳地,上午來,晚上過關走,問他們為何不過夜,旅客很老實說,在港住一晚酒店是過千元,返回內地深圳,酒店價錢只數百元!事實上,內地人也是一樣,錢少了便要睇價錢做人!


一言以蔽之,疫情後,港人和內地人都窮了,有錢投資的,卻都因地產、股市鎖住了資金,市民都莫財!


然後,是原本4月1實施的「垃圾徵費」,早前官員還在怪責市民「想搞清楚便必定能夠搞清楚」,結果市民越辯越不清楚,在全城爭議中官員終於推遲至8月1日。事實上,市民日日忙於搵食,不到真正實施也不會花時間想清楚政策如何影響自己,我自己的情況也差不多,近日才開始關心政策細節,筆者也有一些問題想問官員。


原本4月1日起推出垃圾徵費,住戶丟棄家居垃圾時,必須使用售價由0.3元至11元不等的「指定垃圾袋」去𠄘載垃圾、又或是在放不入垃圾袋的大型廢物先貼上價值11元的「指定標籤」,違法者可被罰款1500元,若屢犯者則可被判最高刑罸為監禁半年及罰款2.5萬元。有議員甚至建議在住宅物業後樓梯大量安裝監控攝錄機,以防止居民非法棄置垃圾!這種思維有點像先假設市民犯法,然後作出預防措施!我甚至懷疑,近日建議全港加裝2000部監控攝錄機,其實都是預防市民通街棄置垃圾!


或者,官員和議員們在加裝更多監控攝錄機前,可否想想,究竟你們想將香港變成什麼樣的城市?亂過馬路罸款2000大元,還要由便裝警員執法,垃圾蟲罸款加至3000大元,原本的垃圾徵費下,飯盒棄置已滿的垃圾桶旁邊罸款1500元….. 等等!


其實,香港自稱國際金融中心,便要跟全世界搶人才、搶資金,倘若城市的法規太過嚴苛,可會影響香港的競爭力?


或者在談更嚴厲的法律去規管棄掉垃圾前,可否想多一點?


筆者有以下問題,或記者們可否代問!


1)以我所知,香港大部份私人屋苑還未有設施處理廚餘。根據我在外國的經驗,垃圾分類:罐頭、膠樽、紙、奶盒、玻璃樽、廚餘,均在同層有不同垃圾桶方便居民分類,大前提是方便,居民開開心心自願地去分類垃圾,我想強調,所有私人屋苑都有特別垃圾桶處理廚餘,丟棄的垃圾便完全不會發出臭味!台灣的經驗,屋苑亦會有設施處理廚餘。


家居垃圾完全妥善分類,丟棄的垃圾很少,這樣不會大幅影響市民支出,居民亦很樂意接受垃圾徵費。


筆者的問題:為何沒有政策先妥善處理廚餘,才徵收垃圾費?


2)現時我們均有在超市購買垃圾膠袋來包裝丟棄的垃圾,若丟棄的垃圾較多,我們便以較大的垃圾膠袋𠄘載,即使不是在超市另買垃圾膠袋,我們在超市購物時索取膠袋也要支付五毫,然後,我們還是會循環再用於𠄘載垃圾,這些其實都是以不同形式實踐用者自付,除非香港有很多人丟棄垃圾時是沒有使用膠袋?


3)超市買的白色和黑色垃圾膠袋不計算為用者自付嗎?或者這種徵費不夠?其實可以要求生產商加價,超市膠袋稅加至一元如何?其實,轉買由政府生產的綠色徵費膠袋的邏輯為何?


4)我們之前已購買的白色、黑色垃圾袋,現在要轉買政府的特別垃圾膠袋,我們變相要丟掉以前買入的垃圾膠袋,這是增加垃圾?


5)官員有沒有考慮現時實施垃圾徵費對經濟的影響?根據稻苗飲食專業學會榮譽會長黃傑龍估計:旗下集團食肆每年需要多付300萬元買指定垃圾袋,加上人手等達500萬元,形容開支龐大。以現時香港經濟情況,港人減少出夜街及減少在港消費,內地人消費減少,食肆的徵垃圾徵費可能轉嫁食客,這進一步導致人們減少在港消費。


6)剛才已說,大量港人北上消費反影港人莫財,在此時徵收垃圾費,會否進一步影響消費?用者自付,少買少徵費!


作為普通市民,我們在此刻更關心的是香港經濟發展,股市樓市興旺,市民有錢,政府談加稅,市民是不會有怨言!

2024年1月17日星期三

以巴戰事擴散對世界經濟和通脹的影響






剛過去的週日,胡塞武裝在也門港口城市亞丁東南面向一首美國船發射反彈導彈(anti-ballistic missile),香港傳媒報道是美國貨船,但據歐洲及一些印度媒體報道船隻是一艘阿利·伯克級驅逐艦 (the USS LaBoon, an Arleigh Burke-class destroyer ),但事件中船隻未被擊中,若擊中的是驅逐艦,後果嚴重很多,因為必定引發美國更大報復行動。這次襲擊是胡塞報復上週美英聯合轟炸也門胡塞控制的28處境內區域和60個目標。12月初,胡塞武裝組織向行經紅海使往蘇依士運河的商船發射導彈及無人機襲擊,聲稱會一直堵塞航道,直至以色列停止轟炸加沙區域。


除也門紅海戰線,以色列還向黎巴嫩、伊朗不時發射導彈襲擊軍事設施、機場,而伊朗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又向伊拉克安比爾發射導彈,以色列加沙戰事已經擴散,英美已直接被捲入戰事。


除蘇而士運河因地緣政治被堵塞,巴拿馬運河也因乾旱,兩事件均迫使貨船繞道非洲好望角,航運時間增加兩星期,貨物運輸成本勢上升,通脹影響如何,則還有待觀察。


美國的12月通脹數據未見以上問題明顯影響。美國12月的通脹率按年升3.4%,高於市場預期3.2%,亦高於11月升幅3.1%,但當中關注的能源價格下跌2%,11月的跌幅為5.4%,跌幅暫時放緩,另汽油繼11月跌8.9%,12月則跌1.9%,通脹似乎是醫療和交通帶動,醫療商品12月按年升4.7%,交通價格12月按年升9.7%。


根據CNBC 報導,紅海戰事和貨船繞道導至貨船運費上升, 一些貨船運費一月的價目表已上升至10,000美元,然而,中國內地經濟放緩,需求下跌,中國到美國西岸航運減少的影響更大,抵消地緣政治對世界供應鏈的價格上升的影響。因此,中東戰事對物價的影響仍需觀察。


除了貨船繞道導至航運成本增加,供應鏈延遲,生產受阻,導致供應緊絀,從而推升物價,甚至經濟進一步萎縮。


其中Tesla便宣布,由於紅海受到襲擊威脅而導致商船延遲運送零部件,Tesla將在1月29日停止歐洲車廠兩星期,期望在2月中再次投產,雖然影響只是暫時,但歐洲車廠一年生產量375,000架車,倘若紅海戰事延續,生產受阻一個月涉及31,250架車及相關的經濟損失。


我們還需要繼續關注油價, 近一個月是上升趨勢,但世界經濟衰退對需求的壓力可能大於地緣政治的因素,大趨勢仍然是下跌,因此還需觀察以巴戰事擴散對世界整體經濟的影響。



題外話,筆者不願見到通脹重燃,還望以巴戰事早日完結。筆者無法理解的是,加沙地帶死亡人數已接近25000人,停火和談是最有效阻止戰事蔓延,為何對胡塞要求停火竟以轟炸回應,政客取難捨易,實在難以理解!


作為普通人,我們在戰爭面前很渺小,可做的只有密切關注事態發展所帶來的影響,保護好自己的財富。



2024年1月12日星期五

每一小步都是成就



每一個家長在看到自己的兒子從不懂說話,只有肚餓和眼瞓時哭叫,至第一次叫「爸」,至第一次轉身,至爬行,至第一次站起來,再一步一步的走向父母,每一小步都視為孩子的里程,每一個進步都充滿成就感。這就是我們加密貨幣早期投資者看到美國證監批准11隻現貨Bitcoin ETF 在交易所上市的喜悅,這不單是獲得美國政府承認的一步,美國是世界最大的金融市場,國際投資的大熔爐,能夠進入美國市場,其實意義重大,這意味進入主流市場的一大步。


SEC批准11隻現貨Bitcoin ETF 在交易所上市, 第一日交易額超過46億美元,BTC 價格曾升穿48000美元,市值為8920億美元:






回味一吓BTC 只是數百美元的日子,市值只有60億美元:







回想初期買BTC 只能在localbitcoins.com逐個BTC 買,一手交錢到對手銀行戶口,對方一手輸入BTC 到public address,每次交易只是數百港元。後來有本地交易所,才親身到交易所入錢,交易的保障性邁進一步,但交易所不是被黒客盜取BTC, 便是他們自己監守自盜,最初是Mt. Gox失竊客戶BTC, 那時涉及數千萬美元,至2022年11月FTX倒閉,涉及詐騙數額幾十億美元,金額大幅增加,但性質不變。本地交易所買賣差價很闊,在本地交易所只會買入USDT 後,再在網上binance進行交易,所以買賣方面仍然不太方便。現在雖然可以透香港合法交易所買賣BTC Eth, 但不許用USDT 交易,買賣差價會否較闊,我還未試過,不能評論。但合法出金入金,交易的保障性較大也是一種進步。買入後要處理冷錢包,很多人都視之為門檻,現在一般散戶可以透過在美國交易所買Bitcoin spot ETF ,參與投資Bitcoin, 買賣能夠直接影響價格,在世界最大金融市場買賣交易,這是一種大進步。


回想初期投資和在blog討論比特幣的背後技術, 都會被受質疑是想派貨?很多人認為投資加密貨幣的人都是想搵快錢、賭博,去年還是遇到這些質疑,為何別人看中一隻識於微時的股票,就是投資,但我們看中加密貨幣的區塊鏈技術而投資,卻被說成是賭博?或者,Bitcoin spot ETF獲得美國SEC的批准, 也意味著是對我們的眼光的一種認可?(雖然未必是代表SEC對BTC 的認同!)


SEC 主席  Gary Gensler 在「關於批准現貨比特幣交易所交易產品的聲明」中強調批出產品並不代表認同,他指出「比特幣主要是一種投機性、波動性資產,也用於非法活動,包括勒索軟件、洗錢,逃避制裁,和恐怖主義融資。」其實,以上的問題,fiat money 也一樣做到。不過,我很認同:「投資者應對與比特幣及相關加密貨幣產品所帶來的眾多風險保持謹慎態度。」事實上,當更多主流大鱷入市,這也意味著這些資金對比特幣的價格影響會更大,以前我不會認為比特幣會為金融市場帶來風險,但當更多散戶和大鱷都能參與,我反而覺得是早期投資者退場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