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1930大肅條前夕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自當選以來,市場對其政策憧憬興奮了兩個多月,道指升了1,553升幅8.5%,在他即將宣誓上任在即,市場開始回歸理性,美匯回軟,道指上週整體下跌78點。

筆者一直對特朗普政策可燃點通脹最為樂觀,直至現在仍未改觀,但如果讀者夠細心的話,筆者其實未有對其政策能否很好地燃起經濟作出評論,美國經濟會否如他所言再度強起來?言下之意是燃點通脹「無問題」,但燃起經濟長遠增長則....Hmm

其中最惹人關注的兩大政策: 「貿易保護政策」和「美國用的美國製造」是受到質疑的。
特朗普在競選以至當選後的言論,均嚴苛針對中國,並且提到對中國進口或徵收45%,並且任命主張對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的鷹派人士萊特海策Robert Lighthizer擔任美國貿易談判代表。

在特朗普即將上任前,放消息一上台便先加5%進口關稅,亦在近期揚言對汽車製造商通用汽車、福特、日本豐田等公司在墨西哥廠出產之汽車課以邊境重稅,令人相信「貿易保護」和「美國用的美國製造」政策將會執行,只差力度多少而已。

筆者不只一次指出,2008年金融海嘯後,1930全球大肅條式衰退未發生,但歷史會循環發生,只是形式不同。

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國量化寬鬆和超低利率製造了全球債務泡沬,美國股市大升,標普500現已超越海嘯前高位46%,經濟增長只徘徊在12%,當美國通脹升溫及加息,資金從亞洲新興市場流向美國,這大概等同大肅條前的1924年,股市大升與經濟增長無關,特朗普上台之後減稅,廠商回流,預期美國股市仍會繼續上升,資金將進一步撤出亞洲新興市場,這亦等同大肅條前的1928年,筆者相信最相似的地方是,當亞洲新興市場經濟收縮的同時遇上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正正就是1930年美國實施斯姆特-霍利關稅The Smoot-Hawley Tariff Act)對2000多種進口商品實施關稅,令原本正在走下坡的新興經濟進一步收縮,世界這才開始走進肅條的黑洞。

另外美國本土生產本土用的政策最終引發貿易戰和全球物價上漲首先現今新世代,本土生產並不保證工人就業機會過去就是因為工會每年要求加薪生產成本欠彈性,工資只有上升不能下跌,企業轉移以機器和人工智能替代人手第二以強權威迫企業本土生產本土用,必定引發報復式貿易戰本土生產最後都只能在本土用,出口的只能再在別國生產,本土市場規模小卻競爭大價格因成本問題又不能下降這將會造成很多浪費

在現階段,我們極其量只是在1930大肅條前夕,貿易對壘方面,特朗普特別針對中國,但其實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量於2015年達1,160億美元,佔美國總出口15.7%,問題是全球貿易近年都在收縮(圖一) ,增加進口關稅發動貿易戰只會令世界出口進一步下降,物以稀為貴最終導致全球物價上漲。另外,中國進口量佔全球10.5%整個亞洲進口量佔全球31.5%(圖二),打擊中國和亞洲經濟,將導致他們對進口需求下跌,只會倒過來傷害全球經濟,這情況也極像1930大肅條。總的而言,我們極可能再次經歷1930大肅條,不同之處是今次將會是滯脹。


圖一:



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