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1月14日星期一

香港有舊錢是否hostile 性質

在「香港樓市跌七成的場景在哪兒」一文,讀者Joe跟筆者進行了一些交流,Joe在blog文的回應有很精彩的分析,大家不妨看看,我和他都認同現時香港有舊錢未走,銀行仍然水浸,令香港無需跟美國加息,然而這舊cash的性質是否hostile?它會不會走?都是耐人尋味,筆者跟他說好了會分析一下。

美國自2015年12月開始加息,至今總共加了九次息,共加了2.25厘,香港的聯繫匯率關係,理論上應該跟加,然而香港銀行至今只加了0.125厘。從金融管理局數據顯示,香港貼現窗利率其實已經上升,銀行同業拆息也是,然而,銀行資金仍然充裕。資金流向,我們可從三個月香港銀行同業拆息(3 month hibor)和三個月倫敦銀行同業拆息(3 month libor)的息差看出,我在以前文章已經分析過,今次順便update一下個圖。

以前的文章指出,97年的時候,3 month hibor 大幅高於libor(見圖一), 顯示有資金外流,銀行同業之間在市場上搶資金,搶高了拆息,這是indicator之一。

圖一:




現在情況如何?從圖二所見,雖然香港銀行同業拆息有所上升,但仍然低於倫敦銀行同業拆息,顯示香港銀行完全沒有資金壓力,市場資金充裕,難怪金管局多次出到聲叫銀行加息,銀行都只是象徵式加小小。


圖二:




然而,我們從金管局的淨港元「貨幣基礎」結餘(見圖三、圖四),看出自2015年起資金流出的情況,結餘下降,但仍然有舊錢泊在香港。

圖三:



圖四:


這舊錢沒有多大作為,不買股不買樓,否則香港股樓不是這個死下死下的樣子,舊錢的唯一作用是浸低息口,好像是在等甚麼似的,有可能是要等unwind 一些部署。自美中貿易戰、科技冷戰開打,資金在2018年3月至下半年加快流走(圖四),正配合了股樓下跌的趨勢(圖五、圖六),這大概看出這舊錢與貿易戰問題有關,也大概反映它的性質和何方神聖,不能說hostile,但在有需要時還是會撤走,走的速度就要看美中貿易戰和科技冷戰會不會深化發展。如果沒有睇錯,它們走的時候,不會像外資打鑼打鼓斑資回朝,也不會令股市滿城風雨,而是只在股市上上落落、上上落落中套現,樓市也是如此。

圖五:


圖六:


讀者Joe對這舊錢的看法如下:

留港資金由09年起暴增,2015前銀行體系結餘既增減都同美國QE時間吻合,我相信呢舊主要係美資既錢。

2015年尾Fed開始停QE,加息,QT,開始行利率正常化,結餘由over4000億回落至17年2500億。及後美國稅改及Fed加息步伐加快,17年第3季資金再開始流走直至目前結餘穩定在700億左右。

我相信外資閒錢已經走得七七八八,目前港息與美息尚有差距,原因係有一批資金停泊在香港。我請教過同行既朋友聞說係阿爺2016年禁止走資後,國企海外收購被嚴令禁止而停泊在港既資金,亦正係有呢筆資金做緩衝加上本港借貸需求疲弱,所以令結餘一直有錢而唔需要跟足美息。」也是值得參考!


之前有讀者問息率倒掛是否預視未來美國以至環球經濟衰退,我早前沒有詳細分析,草草拿了BMO的報告,反正今次做開,就此進一步解釋。

下圖七是兩年和十年美國國債孳息率倒掛預測經濟衰退的關係,有灰色的地帶是經濟衰退時期,都在債息倒掛之後出現,由1960年至2010年都未錯過!

圖七:



有分析指今次不同,聯儲局的所謂加息,只是加了IOER(interest rate on excess reserves),從而影響Fed Fund rate,所以即使是加息,其實並沒有影響市場資金情況,真正的收水的影響是來自聯儲局cut balance sheet,這點筆者沒有異議。從圖八所見,自2015年聯儲局開始利率正常化,反映市場資金的financial condition(藍色線)仍然處於低水平。

圖八:




但美國國債孳息率是由市場定價,當中包含了債券投資者對未來通脹和利率的預期,以下是計算yield的程式:

程式包含了計算預期實質通脹率趨勢、預期名義利率、通脹風險溢價、實質利率風險溢價,也是一種對貨幣政策的預期和計算溢價,以彌補債券投資者肯承擔的未來實質利率和通脹的不確定性,因此間接預測市場對未來的商業環境的評估。總的來說,債券孳息率的典線反映市場對貨幣政策、通脹、息率趨勢、經濟環境的風險評估,當中的評估是他們基於現在的經濟狀況,但市場的反應會不會反過來影響真實環境而變成自我實現呢?那仍然是一個謎!

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

割喉式的生意模式

近日香港航空被指財困,倒閉傳聞不絶於耳,先是高層跳船,近日更傳藍十字(亞太)保險將港航剔出「特別津貼——航空公司倒閉」賠償項目,其5.5億美元債券到期能否償還成為市場關注,後得國家開發銀行(CDB)提供資金5.5億美元出手助還債。



另一方面德勤清盤王預告快有知名清盤案,很多人估計是海航集團。

筆者想提出的是在此之前,兩間公司都曾掀起令人嘩然的激烈競爭,去年我在加拿大跟朋友談起國泰機票價格跟服務不對秤,與其如此,不如坐廉航。加拿大朋友說香港航空去溫哥華曾經便宜至六百幾加元,換算港元只是三千幾,因而掀起減價戰,導致加航、國泰飛溫哥華都少有地跟減,大家都知加航很少減價,人們都歡天喜地飛多幾次,但港航並不是廉航啊!這樣的競爭惠及消費者,但沒幾多人理會是否合理。當然,海航撒出港航控股股東是引發港航缺水的導火線,但為搶巿場份額而不斷燒錢的生意模式令債務上升也是值得關注。

海航於2016年以高於市價百分之二十連環搶啟德四幅住宅地,還有周圍高價買入資產也曾引起公眾熱議。

早些時候不為人注意的例子還有小肥羊,相信大家還記得小肥羊火鍋店曾經賣得成行成市,分店進駐銅鑼灣灣仔等租金貴重地點,上市之後,風光不再,無聲無色變了火鍋湯包。

還有很多很多上市例子,無論是催谷上市,抑或是催谷巿場份額,這種生意模式都有著不問成本,不論價錢,燒錢式給予最好的食物、貨品或服務質素的特點。

這種競爭模式是deep pocket的較量,未上市的,燒幾年錢,上市盤數好好睇睇,上了市吸了資,股價一沉不起,食物/貨品或服務質素打回原形,因為這種經營模式根本無法長期持續。如果是國企,就燒國家錢,而上了市的,就燒股東錢。

近日市場熱議的香港第一間同股不同權的上市公司小米,期權解禁,即使創辦人雷軍承諾1年內不減持公司股份,股價仍然低見9.44港元,初上市時股價曾經上過21港元,與上市時比較,股價跌了一半。

如果注意一下智能手機的毛利率,你會發現類似的生意模式。毛利率由2017年第三季度的11.7%降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6.1%。其解釋是匯率波動所致。不過,沒有匯率波動,做幾百億生意,毛利率才只得11.7%都幾嚇人,現在是6%,倒不如買高息股收息。

昨日下午無無聊聊開電視見到胡孟青講紅米 Note 7 發布會中,雷軍談紅米手機質素好到沒有人提出疑問。2019 年 1 月 10日 發布的首部以獨立品牌的Redmi 紅米 Note 7,繼續以高性價作賣點,4,800 萬像素攝力,售價僅人民幣 999  (約 HK$1,153),比起華為同樣搭載 4,800 萬拍攝像素的手機平逾二千港元!

筆者認為,你們少擔心「平嘢無好嘢」,要擔心的應該是那割喉式的平靚正,還有那24個月的保證,得嗰10%毛利率,還可以長期養一班保養人員!華為都算是國企,燒的是國家錢,小米是民企,燒的是誰的錢?還在問為何有創辨人承諾一年不減持股份,股價仍然低迷嗎?




2019年1月7日星期一

香港樓市跌七成的場景在哪兒?

2019年開局,中國人民銀行即宣布全面降準100點子,分兩次1月15日和25日各50點子,淨釋放流動性8000億人民幣,有說是為緩衝貿易戰影響,有説為救房市。不過,中國每年這段時間特別水緊,年關將近,人人唱錢派利是,加重巿場資金緊張情況,大幅降準不無道理,我認為無需過度解讀。

2019年年頭,樓市專家紛紛對樓市作出預測,頗多人認為樓市很難大跌,大概只會跌20%,頂多30%,大部分專家估計10至20%,以我所知只有一個近日很受歡迎的Bond ,Bond Desk Dr.Ng估樓市下跌七成,有分析認為香港樓市很難跌七成,因為沒有很多人大規模地槓桿買樓。除了世界大戰,香港是否沒有場景下跌七成?在下也有些微見解獻醜一下。

自各種印花稅辣招、壓力測試和按揭成數收緊等政策下,買樓的香港人很難大幅槓桿或做確認人摸貨,這一點是清楚的。但在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下,2019年香港經濟何去何從?由於現在才只過了數天,沒有很多數據作分析,一切都要靠估。不過,從旁敲側擊,或可窺探到政府怎樣看。

以下是一些近期觀察:

1)12月公布的《長遠房屋策略》2018 年 周年報告中,政府將未來十年公私營房比例由目前6:4轉作7:3。報告同時估計2019-20 至 2028-29
年度的十年總房屋供應目標為450,000伙,較 2017 年就 2018-19 至 2027-28 年度十年期公布的供應目標 46 萬個單位少 10 000 個單位。 注意!報告指出這主要是由於住戶數目淨增長下跌。以此計算,未來十年每年平均住宅供應量為45000伙,私樓供應目標就由2017年估算的18400伙減至13,500伙,私樓供應不是增加,而是減少。


《長策》報告指出,《長策》並無就公私營房屋供應設定一個固定的比例,「而是期望政府能考慮各種相關因素(包括對於不同房屋類別的需求及市場情況)作出檢視,並在有需要時調整公私營房屋之間的比例」;換句話說,報告是因應巿況調整公私樓供應比例,而2018年對2019-20 至 2028-29的需求估算是較2017年對2018-19 至 2027-28減少,原因是估算住戶數目淨增長下降!我們都知,人口是增長的,如果沒有政策阻止外來資金入市買樓,基本上,正常情況下,私樓需求是增加或起碼平線。

2)近日波哥大談硏究放寛按揭成數,讓有供款能力、但首期不足的上車客買樓,一般估計,最大機會是針對首置自住人士。在印花稅辣招不撤的情況下,市場二手樓供應仍然減少,換句話說,增需求,但不增二手供應,樓價如何走?

估樓價,不得不估經濟,從近來一些數據,略看出經濟形勢的端倪:

1)香港兩大板塊金融和地產,股市從2018年頭至年尾跌去了20%,地產則平穩下跌,其影響不用多說了。

2)另一香港政府很重視的板塊-旅遊業,在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分別在2018年9月和10月通車後,每日經此兩項基建入境的內地旅客加起來約八萬人次。旅發局公布,上月訪港旅客人次近600萬,較去年同期上升20.6%,當中內地訪港旅客佔七成七,超過463萬人次。香港人人投訴迫爆門口,街都落唔到,以為一定發大達?2018年11月香港零售業總銷貨值僅增長1.4%,我們必須注意,零售數據沒有分本地或是遊客的消費,總之是一個數包括了全部,數字話我們知內地旅客只是來買些少日用品和吃大家樂大快活。事實上,我在街上見到的情景也是如此!

其實,內地旅客的消費模式改變,內含一些意義,這大概解釋了這十年香港以至全球的房價現象!

如果我們還記得2008年金融海嘯,中國放水四萬億人民幣,人民幣匯價上升,中國人每年經濟增長保八,各省市政府收農地,建成一棟又一棟的高樓大廈,賠償是以農民的原住宅面積計,通常以千尺計,樓宇建成後,以新樓同等面積對換,後來價水漲船高,農民和一般人都富起來,賣了樓,突如其來的財富,卻沒有多大其他技能,唯有是繼續買物業,甚至到全世界買樓,這是陪伴著香港以至全世界房價上升的背景趨勢,低息和印鈔只是部分原因。

到了今天,歷史能否再重複一遍?觀從上文談到內地旅客的消費模式改變,我認為是不會。

話說回來,香港樓價有沒有跌七成的場景?我認為沒有,你看政府做晒準備,減私樓供應和放寬上車按揭成數,應該好難。不過,高位跌五成是有機會;之前所說內地農民富起來的故事中的農民,在早期用cash買香港樓,眼巴巴看著舊cash萎縮,是帶頭人踩人出貨的最佳人選,賺少當贏吧了!



Source:中原樓價指數


後記:早排去悟州,真係好多爛尾樓,間間都只得個石屎殼




如果期望內地錢打救,我認為在現階段應該不大可能!要救都救內地樓先吧!同樣地,內地自己也在谷內需,有錢的,都在內地消費,這解釋了為何香港旅遊數據旺丁不旺財。


2019年1月3日星期四

三個月與十年國債收益率倒掛

有讀者pm問環球經濟前景看法,對不起,近日實在少了時間做分析,也沒有透切的觀點,以下亞洲華爾街的文章,是有關息率倒掛分析,不是用兩年和十年美國國債息差,而是三個月和十年期,但大家的結論仍然是2019年不但加不了息,還要減息!

這樣看來,我上次文章「2019 新年願望」裡亂估加息趨勢,極可能是錯誤。不過,美國加不了息,還要減息,是否代表香港樓價可以繼續升?或者我們應該問,2008年至2018年中之前,究竟是甚麼令香港樓價不斷上升?低息?環球水浸?抑或是大陸資金?同樣情況可以再dub多次嗎?

「被觀察人士視為最可靠衰退風向標的3個月與10年期美債息差跌至18.6基點,創後金融危機時代新低,幾乎只有12月31日日內高位的一半........... BMO Capital Markets的利率策略師認為,對3個月和10年期美債的收益率曲線有大量的學術研究,「它被普遍認可是更好的衰退預示指標。」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工作難度已經明顯加大。BMO特別指出,1989年和上世紀90年代,多次在3個月和10年期美債息差跌破20基點後,幾個月內美聯儲要麼暫停加息,要麼降息。2006年是一次例外,當時這一息差跌破20基點後,美聯儲又加息四次,而後開啓了寬松週期。」

我諗重點是,中國經濟衰退導致全球衰退的觀點更為重要。

2018年12月31日星期一

2019年新年願望

2018年最後一天,今年年頭至年尾經歷翻天覆地的變化,美中貿易大戰、科技冷戰至捉人質講數、總統猛烈炮轟聯儲局,甚至考慮炒聯儲局主席,均是前所未見的經濟政治情況,美股大跌、港股也從年頭跌了兩成多。

大家都預測2019年為「難預測」年。2018年11月非農業就業職位表面不太好, 11月上升155,000份,升幅較10月份的237,000份下跌,甚至不符合預期的200,000份,不過,失業率仍然維持在3.7%,是自1969年至現在最強。另外,美國人時薪從10月份22.88美元升至22.95美元,也是歷來最高。

從就業數據來看,美國經濟並不差,也因此,即使美國股市大冧,加上總統炮轟,聯儲局在12月仍然加息,我相信美國2019年加息有可能比想像中多。事實上,聯儲局的信譽很重要,他們議息是習體決定,不會跟隨短期股市上落而改變利率決定,也不會因總統施壓而改變利率政策,但如果總統真的炒了鮑威爾,肯定衝擊聯儲局地位,這就是市場為何那麼大反應。總統對聯儲局做的事情指指點點,這種做法是前所未有的,正如前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所指出,政治氛圍令人擔心。

臨近年尾先來大病,又感冒又發燒,一開口講說話即咳到飛起,我住多倫多零下四十度都未曾病到咁,希望盡快康復!

2018年即將過去,我個人的新年resolution 是要做好我想做的事情,我講Volitium講咗好耐,出書至現在仍然未出,難道我才是騙子?對的!出個以太坊代幣一點都不難,如果只是ERC20更簡單。但我在著作講過,以太坊上面運作有成本,對做voting這些簡單動作而言,成本過高,所以Volitium只能夠是獨立的區塊鏈,由於voting涉及的技術問題較想像複雜,還有炒幣對實際運作的影響和如何解決,也可能涉及有如經濟調控政策等技術來解決問題,所以遲遲未能推出,我出的東西,必須是我能夠接受的,所以...大家還是要等。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在12月30日網誌發表了有關比特幣和其他虛擬資產的文章 (

https://www.news.gov.hk/chi/2018/12/20181230/20181230_122809_382.html ,第一個印象是他撈亂了比特幣和以太坊的用途,ICO的區塊鏈項目都是用以太坊系統做的,可以不涉及比特幣,就算項目延遲,也是經常出現,係咪代表無價值,政府的基建設施完工日期都經常延遲,發展技術項目延遲上線有什麼出奇,正如我上述所講,好多技術問題係要做到先知有乜困難要解決。


佢又話就算做咗出來都唔代表經營到,咁!你地果啲生物科技嘢,又有幾多散戶真係識?又有幾多公司IP.O. 吸千幾億, 然後變咗個殼?


Volitium會一出就是測試版,到時再跟大家詳細解釋為何要有自己的支付系統,和逐一反博局長!

我會不會在香港ICO, 唔會喇!做得voting ,當然想多啲人能夠用,中國大陸一定用唔到,香港市場咁細,所以Volitium會是向世界出發!也因為這樣,技術方面和涉及的經濟問題更要深思熟慮!






Alibaba都有得vote啦,TVB選港姐都有得vote, 咁典解要Blockchain 呀?



哈哈,你地諗吓,我現身果日就會答

2018年12月27日星期四

以太坊代幣ERC20當幣trade係咩玩法


早兩日只是在Facebook 噏咗兩句(https://www.facebook.com/142265409305402/posts/922630301268905/),我個blog的referral sites出現了兩個鹹網link,咁嘅!在下並唔係咁得閒分析啲垃圾嘢,在Facebook 噏兩句只因坊間太多廢話,而有見Rock 哥講得比任何分析員到point,才開心分享一下!

見近日蘋果日報和港股策略王的訪問有點哽耳,又要以正視聽!

第一:ERC20是以太坊列明的標準而發出的智慧合約代幣,通常用於ICO代幣,是以太坊上運作,如果你trade緊ERC20,即係話那個所謂幣係無自己的Blockchain嘅! 所以唔算係「幣」,例子如FCC。

第二:ERC20 不能說是以太坊的side chain,這樣説法是錯的!以太坊被形容有如一部超級電腦(我的第二本書「區塊鏈的金融革命」有詳細解釋),智慧合約是以太坊上的program ,ERC20是以太坊發出的代幣,以太坊上運作,因此不能説是「side chain」,side chain 給人意思是分支出來,令人以為是另一條chain,以太坊分支出來的chain 都可以説是有自己的Blockchain 和屬於另一個幣。

操盤手法參考:
幣圈莊家最新操盤手法大曝光丨老金金融筆記18:
https://zhuanlan.zhihu.com/p/33403365
Rock哥條片講得很到Point,再在這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