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9年3月17日星期日

2011年的post

Facebook 提醒我2011年我有這個post, 讓我記起一些事情🤗
 
有實力的東西是給有實力的人看:


究竟有幾多人知我是背後跳舞的人?這片用了motion capture


2019年3月16日星期六

加強監管IPO會否揍效

證監會昨日宣布向四家保薦人外資大行,包括瑞銀(UBS)、渣打證券、摩根士丹利及美林追究失職責任。罰款合共接近8億元。 



涉事公司上市至出事停牌都很短時間,中國森林於2009年12月3日上市,2011年1月停牌及之後清盤,天合化工則於2014年6月上市,於2015年3月停牌。證明過去的監管是十分之不足。

證監今次嚴厲懲罰保薦銀行會否更有效監管IPO ?首先保薦人工作是協助公司申請上市及確保IPO公司符合所有上市條件、法規,與及披露充足等。但保薦人與IPO公司的關係是充滿著利益衝突。保薦銀行一方面收IPO 公司款項作為顧問費及確保上市公司資料真確性,另一方面向企業投資者銷售IPO公司股票,試問這種利益關係如何可以令保薦銀行公正地執行上市公司規範?

另外,保薦銀行負責包銷的IPO 股票佔總比例的百分之八十,其餘百分之二十才給予散戶認購,只是當散戶認購超額很多倍才有部份回撥,企業客戶和大戶在貨源歸邊之下佔優勢,散戶抽新股的時候,由公開給散戶認購至closing的時間大概只有一星期至十日讓散戶閱讀上市公司招股書,因此很多抽新股的散戶都不會看招股書,我認為這如同去買大細一樣。




股價在貨源歸邊之下是必然被挾上,企業出貨也有優勢。根據美國一項調查,上市公司IPO之後一年,持貨一年以上的,七成都是散戶,是散戶被挾著走不了,還是散戶忠誠度較大就不得而知。

證監會嚴厲懲罰保薦人未有盡責做好due diligence,罰款以億元計,除了打擊保薦人,也將會打擊保薦IPO 活動,渣打將會關閉股權資本市場活動業務,這包括上市保薦人活動。相信其他做開保薦IPO 的銀行也會減少保薦人活動。

值得留意是,市傳其他專業人士如會計師等也將會是調查對象。如果同樣被追究,我相信上市公司IPO 活動將會受到影響。誠然,一間公司若要做數,是否那麼容易監察?

另外,如我之前在另一篇文章「割侯式的生意模式」,有些生意模式是割侯式平靚正,根本難以長期持續,尤其現在還有同股不同權的公司可以沒有盈利上市,又或者獲得風險或天使基金投資數以億元計的公司,其實是否一定要做出盈利才可上市?答案是未必!讓我們計計㪤,上市規定要有持續三年每年三千萬元盈利及繳交公司利得稅,加起來大概一億,單以風險或天使基金的投資資金做出符合上市規定的盈利和交稅,上了市吸水幾十億元便有足夠資金可以回饋風險或天使基金的投資,不需要真的做出盈利,這樣會很容易令監察失效,保薦人和會計師除時上身被罰,也可能令他們卻歩,其實上市的程序是千瘡百孔,很多漏洞!

2019年3月13日星期三

公道自在人心



向來對是是非非都盡量遠離,不是要表現質素,而是沒那麼多時間處理不可理會的人。

看了皮老闆文章,我也想對熱心同學表示支持一下和說句公道話,熱心同學從來沒有以「高手」自稱,以我所知,他是以一個工程師身份,沒有股票分析的背景,以較顯淺的角度作為切入點去分享股票的價值投資,能夠自學,不吝嗇跟大家分享,已是很難得。最重要是他啟發了不少如他一樣的外行人士去學好投資。

他的第一篇10 years challenge 有盲點,但事實上,他的著作𥚃是有叫人不時檢視公司本身的改變、經營環境和前景的改變,更重要的是,就算他有什麼不足,也是他自學得來,我們要學習的是他的取之有道精神。

而那篇「10 years challenge」只是一篇有字數限制的專欄文章,單單抽起一篇文章來砌,話人「把一些不倫不類的投資法,合理化成價值投資」實在有欠公道。不單如此,當你話人「思維簡單」,我實在看不到這種說話屬於「以事論事」及怎樣有理有節的客觀,反而令人覺得評論者在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批評文章有盲點是沒有問題的,但當你的內容包含貶損他人的說話,別人回敬你都好正常。


以下是我想跟熱心同學分享:

「工作學習的道路上,會有良師益友來指點你、鼓勵你,也有人會熱衷於吐槽揭傷疤,感恩那些幫助鼓勵你的人,接納那些打擊挖苦諷刺你的人。只要你認為自己做的是對的事情,就堅持不懈吧!莫要被周圍靠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那類人的閒言碎語分心傷神。」



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

擾民兼沒有多大經濟效益的Formula-E


Formula E電動方程式錦標賽香港站剛於今日星期日3月10日舉行一天,賽道於中環至金鐘,是一項只以電動車參賽的方程式賽車賽事。





這項世界賽事在香港只舉辦一天,但封路三天,由周六開始直至星期一早上五時半,行車封路範圍包括中環海濱一帶、灣仔繞道致政府大樓「門常開」對開,而行人路更是在兩星期前已經起了圍板封晒,行人要繞道而行。





Formula E電動方程式錦標賽是一項國際賽事,不過就沒幾多香港人參與。首先是宣傳不多,因此沒幾多香港人知道星期六中環封路而中伏,攪到中區至西環、西區隧道、中環灣仔繞道大塞車!


然後,究竟幾多香港人買到入場票去現場感受一下國際賽車的氣氛?單從觀眾席座位數量看應該不多。












這麼小數座位,究竟甚麼人可以買到這些有限的入場票?估計很多是企業票、俾面票。

賣飛唔多,香港人想看可以怎樣?路過行人天橋可以看到嗎?答案是「不可以」,整條天橋都被海報包到上頂。





以我觀察,行人天橋的人都直行直過。最多人的觀看地點是IFC的蘋果旗艦店。





想睇就只有睇Viu TV, 上午英文台,下午中文台現場直播,點解只有Viu TV可以睇?那是因為電訊盈科的HKT是贊助商。


星期日因改道措施,巴士都塞埋一堆:









霸佔中環金鐘最貴重地方,數公里行車道路封路三日、行人路封了兩星期以上,設立圍板、計分板、大電視及有關基建,涉資數以千萬元計,卻只舉辦「一天」的賽事。觀看席座位好少、行人天橋唔可以觀看,無幾多香港人可以看到及參與到,無乜宣傳、完全好似唔關香港人事,旅客也沒有因賽事來港。另由於香港沒有電動車產業,舉辦電動方程式賽事也不涉及推動産業發展,完全看不到舉辦賽事有甚麼經濟效益,但就非常擾民!

一方面以發展「高科技」電動車為名攪無牌駕駛電動車比賽,另一方面對市民踩電動滑板車進行大力打擊!

話說去年底警方在大埔及天水圍進行打擊無牌電動車輛行動,一名33歲姓覃男子於吐露港單車徑及另一名姓蕭男子於一行人路上駕駛電動滑板車被截查,經調查後被控五項罪名:罪名包括(一)涉嫌駕駛未有登記車輛、(二)駕駛時沒有駕駛執照、(三)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車輛、(四)駕駛時沒有戴上認可防護頭盔及(五)沒有遵從交通標誌被捕。

普通市民駕駛電動滑板車被控五項罪名,但攪特權無牌駕駛電動車比賽就屬於高科技電動車,都幾好笑!

我想,等我到六十五歲退休後坐電動輪椅時,必定將之改裝至可以參加特權電動車Formula-E大賽,哈哈!


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

吹水式的「快將達成協議」



第二次「特金會」在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和共同聲明下結束,原定的午餐會亦取消,特朗普返回酒店後召開記者會時還死撐不是「不歡而散」。早一日侵侵和金仔還表現言談甚歡、friend 過打band, 一日之後只有特朗普見記者。





這種吹水式「快將達協議」是有前車可鑑的。如果你睇番之前特朗普與民主黨談判墨西哥邊境圍撥款,又是會談氣氛良好,甚至達成協議,呢頭握手,轉頭即頒佈國家緊急狀態令,因為批出的款項不如他所想,這就是特朗普,話變就變!你還認為他可信嗎?

這兩個月股市大升,大炒中美貿易快將達成協議,又是什麼我和president Xi好friend,甚麼「大家坦誠」,甚麼「必定達成協議」。如果你睇番他做事作風,即使呢頭應承,轉頭再反口,反轉再返轉都得。這種吹水式「快將達協議」的最大作用是讓大家減少介心,快樂時且快樂,忘記不安而繼續消費,托市是也!

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回應止凡讀者的問題





讀者Sairai在止凡blog留言,由於留言很長,我在這裏回應吧!不要煩到止凡。


首先我想先答他第二條問題關於「私鑰」透過密碼學保護及「數碼身份」。


對的!遺失了「私鑰」, 則代表你在加密貨幣世界的證明都消失了, 但係咪代表你全部資產也遺失?


第一,你可以開多幾個錢包將啲嘢分開擺就唔會一次過全部資產與你無關。


第二,有私鑰才可以動用那些加密貨幣,遺失私鑰就等同遣失加密貨幣,這跟你遺失紙幣沒分別,銀紙也是沒記認的,遺失了就無法取回,除非你放在銀行,銀行被打劫或銀行倒閉令你遺失了錢,那麼銀行賠償俾你或是存款保險賠償吧!


至於數碼身份維護的個人資料,我相信你可以multi-sign, 讓有多一個人可以提取資料,


另有關區塊鏈只能容納少數對象, 加密貨幣的歴史只有十一年,紙幣和銀行歷史有幾百年,現在說「只能容納少數對象」還是言之尚早。



留言中指出:「分散性及去中心化可以說是最難實現於現況, 除了貨幣類之外, 倒好像沒看過一家公司能把決策權力交予使用者。」


你要明白分散性及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無論是由礦工或權益證明來管理,這些人和開發者才是經營和運作區塊鏈的持份者,使用者唔係持份者,所以沒有決策權。


最後是資訊上鏈問題。資料的來源及或認受性是由誰主導?及會不會變成討論區的區塊鏈版。


我想指出,區塊鏈上的所有運作是要資金營運,有成本的,無論私鏈抑或是公鏈,無論是否自己寫的鏈,都是無free lunch的,所以唔會像討論區可以亂說一通。





以下是讀者Sairai的留言全文:



小弟對區塊鏈認識不深, 略知一二, 卻有一些想法, 如有誤解歡迎指正。

區塊鏈用途廣泛, 要能集分散性, 安全和效能於一身, 幾乎不可能。
目前大部份區塊鏈項目甚或DAPP, 都以安全/私隱為最大考量, 確保運作是基於區塊鏈的安全性結構。
其次則是效能/擴展, 畢竟再好的鏈, 如果只能容納少數對象, 實際作用不明顯。
分散性及去中心化可以說是最難實現於現況, 除了貨幣類之外, 倒好像沒看過一家公司能把決策權力交予使用者。
即使在幣圈中為了更新程式, 修正及升級, 時常出現硬分叉, 當然不一定不好, 但就會令原本的理念變得體無完膚。
若能先解決平衡以上各點的問題, 將會是一大躍進。

再來就是本人感覺到社會上普遍的大眾, 暫時都不能消化「數碼身份」的觀念。
數碼身份不是你儲存在Google的個人數據, 也不是在Facebook的登入權限, 是透過密碼學保護的「私鑰」, 重新定義了「數碼身份」
當然, 在幣圈會更明顯一些, 遺失了「私鑰」, 則代表你在加密貨幣世界的一切證明都消失了, 全部在內的資產與你本人無任何關連。
這就是一種「數碼身份的重新定義」, 因為你可以全權掌控你的權利, 所以私鑰遺失也將永遠無法取回身份。
「私鑰」保存的太隨意, 會有被盜取風險;收藏得太隱秘, 又恐怕自己也找不著。
這樣的一個概念於當今資訊發達的時代中, 卻仍未被普及。
處理完以上的課題, 這些長期被劫持的個人數據, 甚或被販售到市場的個人私隱, 如何真正地好好隱藏, 才會是下一個題目。
在完善的區塊鏈面世前, 你我的數據私隱早已不復存在。

最後是資訊上鏈問題。
資料的來源及或認受性是由誰主導? 即是特定用戶, 還是普羅大眾參與建構?
公有鏈? 私有鏈? 這一些都會是上面提及的問題, 顧到頭卻又難顧到腳。
去中心化與無為而治只是一線之差, 稍一不慎, 資訊會過份氾濫, 變成討論區的區塊鏈版本。
當然這是我言之過早, 可能亂博師姐早已取得一定的平衡, 如何權衡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