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有種玩意叫程序公義







早前一民調公報,其中要求答卷市民若明天選特首,當中四選一,結果38%的人選曾俊華,35%人選林鄭,中大學者蔡子強在訪問中指一群對政治不太熱中的市民特別是中下階層對故宮館的焦點不是放在程序公義,而是「建館與不起

「中下階層對故宮館的焦點不是放在程序公義」,是否代表中下階層對「程序公義」無知,或是無興趣?

無獨有偶,剛在審訊中的曾蔭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案件中,廉政公署執行處處長余振昌上週以控方證人身分作供時指出,單是替東亞銀行職員錄取口供已經關卡重重,花費了5個月索取口供、文件,均須經東亞法律部檢視後才獲簽署,這也是「程序公義」!

原來「程序公義」是用來Dump時間,有一team律師團隊,更可玩盡「程序公義」,隨時拖三幾年,這就是為何中下階層無錢無時間無興趣玩的玩意。

筆者在「量化寬鬆的物理學現象」的完結部份講了一個故事:「有班人在一株大樹的樹幹玩蕩千秋,另一些人安穩地坐在粗大的樹幹上觀賞風景,蕩千秋的人都拿著刀仔,每次蕩上蕩落的時候都在樹幹鋸走少許木塊,就這樣上上落落多次,來回都鋸去少許少許,直至有一天大樹倒下,坐在樹幹的人不知為何無故從樹上掉下來...

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有關投資故事,今天想講得清楚一點,這其實是一個有關公義的故事,有些人甚麼也不做,甚麼也沒有做過,享受風景,卻不知世界另一邊有人在興風作浪,世界亦有人在這些起落中從中取利,到頭來,甚麼也沒有做過的人不知為何,成為了受害者,這才是真正有關公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請留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