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為何為他人作嫁衣裳

每件事情其實都有很多面,沒有非黑即白,但香港的媒體卻喜歡簡化以非黑即白來表達於人前,近期很多人喜歡說什麼民主自由,言論自由,是香港核心價值,但這是事實嗎?

筆者為興趣寫Blog巳一年半,除了分析經濟、地產,有時亦會談及個人對政治的看法,看法就是看法,沒有對與錯,但現今香港有好多人只以你錯我岩去批鬥他人,容不下異己的聲音,這些人口中掛著民主自由,言論自由,卻不給別人發表不同意見,可悲的是批鬥異見的人,並非共產黨,而是一些打著民主旗號,終日說要保護言論自由!我只能形容為恐佈!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跟我政治意見不同,例如對國民教育的看法,我們的分歧很大,我不介意,也不作評論,他們各自有發表自巳意見的平台,亦從不將自己看法加諸於他們,這叫專重。

先前只淡淡的對警員表達同情,卻惹來惡言攻擊,什有封人把口之勢。然後是表達個人對國民教育的隨想,又一次惹來攻擊。看來是有打手封殺異己聲音!

不知是否巧合,上次回應區有人不斷以公民和國民之分來爭辯,我無法確切知道是誰,但爭辯內容很似以下這位人兄的言論:

國民教育,錯在「國民」by黃國鉅http://news.mingpao.com/20120729/uza2.htm


對公民教育的見解

文章指出觀乎民主自由國家,只聞有「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而未聞有「國民教育」(政府自己的諮詢文件,引用日本、新加坡、南韓、意大利、法國、愛爾蘭等所謂「外國例子」,都只見有「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一詞,而未見有任何國家推行「國民教育」一例。」又指出法國、美國、澳洲等國為例子,同樣都只有公民教育的內容,而不見「國民教育」一詞。


先講「公民」一詞是什麼意思:

「公民」citizenship: 你住的和交稅的地方,就是那兒公民,你住在加拿大,在加拿大納稅,你是加拿大公民,所以在加拿大、美國、德國、澳洲、日本、新加坡、南韓、意大利、法國、愛爾蘭,所有他指出的例子,是沒有分公民和國民之分,公民就是國民,國民就是公民。

香港不同之處是,香港人住在香港,納稅給香港政府,是香港的公民,如果只講公民教育,範圍其實只是香港。但香港回歸了中國,中國是香港人的國家,這是不爭的事實,問題是香港人如何自居?中國的公民?但我們沒有交稅給中國政府,那應該是中國國民嗎?

這人兄認為:香港人作為中國的「國民」,既無義務,又無權利。除了可以拿特區護照出國旅行之外,既不用服兵役、向中央政府繳稅,又無權選舉國家主席、總理、人大政協,甚至如果要走過羅湖橋,試圖結黨參政,會被認為井水犯河水,隨時身陷囹圄。

沒有明言但在字裏行間似是在說香港人不是中國國民,那是否代表香港應該搞獨立?

作者漏了指出香港人在海外遇上困難的時侯,卻享有外交庇護!例如菲律賓人質事件,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根本沒放曾蔭權在眼內,一副睬你都有尾的姿態!最後還都是中國提升至外交角力,阿基諾三世才軟化,讓香港警方和醫護到菲律賓。要說的是,香港並不能跟其他國家相提並論!我認為中國是香港人的國家,香港人就是中國國民。



他對「國民」一詞的定義:

至於國民(national)一詞,在西方政治多數是負面的標籤。遠的有納粹的國家社會主義(national socialism),近的如當代的德國、英國或法國,只有極右排外、近乎新納粹的政黨,才會用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這類名詞。

但我在昨天新聞,有關英國郵筒100年來都是紅色,卻因今次奧運轉金色,記者說:「讓我們聽聽英國國民的看法!」就這樣簡單用法,為何要如此將國民兩個字大造負面文章?

致於這位人兄指出國家認同並非什麼天經地義之事,一個人沒有義務認同國家,對國家有否感情,也是自然而然,不應通過教育手段來達致。等於一個美國人,討厭美國在國際上橫行霸道,要移民加拿大,也是他自己的選擇,其他人無從置喙。

對國家認知之後,各人有各人對國家有不同的感受,是迫不出來的吧!而對國家認同後,又不見得不可移民!我只認為每個國民都應認識自己國家,至於那本富爭議性的小冊子,既然政府巳經話係廢的,根本無需爭辯。


我很高興有人在fb貼出加拿大國民教育與香港現時爭論的國民教育的分別,我不會否定差別,但起碼有人証明加拿大都有教關於國旗的意思,討論國家參與戰爭等國民教育,加國是否一定比香港優勝?我認為內容應由家長、學校、政府去討論決定。

德育及國民教育去年五月巳開始諮詢,為何那時不大力反對?有人說因為九月立法會選舉,所以事件政治化,不過我認為中國在十一月換屆,也是什麼事情都淪為大是大非,看看近日南海發展亦領悟多少。國民教育關注組說不想事件政治化,但現實是他們巳經被人擺了上台。

寫Blog一年半以來,認識到不少Blogger,我們喜好、意見不盡相同,令我感覺最深刻是林sir封筆,自問自己並非波浪理論的擁護者,什至覺得波浪理論只基於過去數據,泵水時代波浪分析根本不能應用,但我仍然很喜歡看他的分析,因為他真的很用心分析,後來見到他被多方批鬥至封筆,很是可惜,走前他曾經這樣說「為何為他人作嫁衣裳」,如今自己竟然亦走上此路。

回港居住多年,從來沒有感到比現在更少的言論自由,所謂言論自由,只是由有政治私心的媒體,霸佔著大氣電波和報張的大合唱,如果說「洗腦」莫過於此,寫Blog只為興趣,既然連發表己見的空間都被打壓,只限談經濟、地產分析,真的沒有興趣再寫下去,我也要問為何要為他人作嫁衣裳?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請留回應!